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关于晋国赵氏早期一些谜团的猜想

发表时间:2021-01-28 14:53

关于晋国赵氏早期一些谜团的猜想

从鲁僖公二十四年赵衰随晋文公归国到鲁成公八年赵同、赵括被杀这五十四年间,在晋国赵氏家族内部发生很多让人费解的事情。过去把这些事孤立地进行考虑,总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最近我把这些事联系起来看,今天突然想到了一个我自己觉得比较合理的解释:在纷繁复杂的历史记录之下,很可能掩藏着叔隗的儿子与赵姬的儿子赵同、赵括、赵婴齐两个系统之间的嫡庶之争。也许这就是心理学中格式塔学派所谓的“顿悟”吧。赵衰跟从晋文公流亡在狄人之间的时候,跟晋文公一起分别娶了狄人俘虏的两个女子,赵衰娶的那个名叫叔隗,后来她生了赵盾。在此之后,晋文公又把一个姬姓女子嫁给了赵衰,杜注认为这个赵姬是晋文公的女儿,赵姬后来生了赵同、赵括和赵婴齐。赵衰随晋文公流亡各国,叔隗也和晋文公娶的那个季隗一样,留在狄人那里。晋文公一行回国之后,赵衰似乎并没有打算接叔隗与赵盾回国,但这时赵姬出面要求赵衰接叔隗母子回国。赵衰开始不肯,赵姬就说赵衰喜新厌旧,不能服人,坚持己见,终于让赵衰把叔隗母子接到了晋国。等赵姬见到了赵盾,又觉得赵盾很有才干,向晋文公请求让赵盾做了赵氏嫡子,叔隗做了赵衰的夫人,而自己做了妾,自己的儿子都成了庶子。在那个宗法制盛行的年代,嫡庶之间地位、待遇的差异之大是不用多说的,为什么赵姬这么大方,竟然把自己已有的夫人地位拱手让出,让自己的儿子做了庶子?难道她真是一个千年难得一见的识大体,知大义的奇女子吗?这是赵氏家族内部发生的**件怪事。

赵盾弑杀晋灵公,迎立晋成公之后,晋成公为了讨好国内的卿大夫们,把卿大夫的嫡子任命为公族,把他们的余子任命为公室余子,把他们的庶子任命为公行,从此晋国有了假公族。在这个时候,身为赵氏宗子的赵盾也做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大方的决定。他说当年要不是赵姬,他就只能当一辈子狄人了,于是让赵姬的爱子赵括做了公族大夫,而他自己则做了公室余子。很多专家都认为,赵盾这一举动,等于是把赵氏宗子的位置让给了赵括。但是很奇怪的一点是,一般情况下一个宗族的宗子在朝中的官位也是宗族中**的。此时的赵盾是中军将,也就是晋国的执政,他并没有把这个官位也让给赵括,实际上在赵盾死后,也是由他的儿子赵朔,而非由赵括来继承他的卿位。在当时晋国公室日益衰落的情况下,公族大夫的位置基本是一个福利性官位,就好象后来韩厥告老的时候,他的嫡长子韩无忌因为有残疾,把继承卿位的权利让给了自己的弟弟韩起,而自己做了公族大夫一样。可见,赵盾此次让赵括当公族大夫,也是明让暗不让的事情。这是赵氏发生的第二件怪事。

鲁宣公十二年晋楚之间爆发了邲之战,在这场关键之战中,赵氏内部的矛盾几乎是摆到了桌面上。在此战中,赵朔为下军将,赵括、赵婴齐为中军大夫,赵同为下军大夫。赵同、赵括二人是坚定的主战派,而赵朔却对主退的下将佐栾书大加赞赏。赵婴齐虽然没有发表意见,但是却派人准备好了渡河工具,做好了战败逃跑的打算,可见,他的看法也和赵同、赵括不一致。在强大的,几十年间一直一帆风顺的赵氏内部发生的这种分裂,说明了什么呢?这是赵氏发生的第三件怪事。

鲁成公五年,赵婴齐与赵朔的寡妻赵庄姬私通的事被揭发,赵同、赵括把赵婴齐驱逐到了齐国。赵婴齐在被驱逐前,对他的两个兄长说,如果他在晋国,栾氏就不会对赵氏有所祸害,如果他被驱逐了,赵同、赵括就危险了。但是赵同、赵括不听,还是放逐了他。在当时,贵族中的私通事件屡见不鲜,为什么赵婴齐受到了如此严厉的处罚?赵婴齐在此前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为什么他这么有自信地说如果他在栾氏就不会危害赵氏?这是赵氏发生的第四件怪事。

鲁成公八年,在赵婴齐被驱逐了四年之后,赵庄姬突然旧事重提,为了赵婴齐被驱逐的事向赵同、赵括报复,在晋景公面前说赵氏兄弟要造反,并且栾氏和郤氏也出面给赵庄姬做证。于是晋景公发兵攻灭赵氏,只有赵朔的儿子赵武跟随赵庄姬住在公宫中而幸免。

晋景公本打算废了赵氏,后来在韩厥的劝说下让赵武继承了赵氏。赵庄姬为什么要在这么多年以后才对赵同、赵括发难?原本是赵氏盟友的郤氏何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反戈一击?赵氏有造反的罪名,为什么仅仅因为韩厥的几句话,晋景公又复立了赵氏?如果韩厥想要保住赵氏的话,为什么在赵同、赵括被杀前不出面,却在事后让赵武复立?这是赵氏发生的第五件怪事。

如果对以上的事件进行单独的考察的话,也许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如果以赵盾和赵同、赵括、赵婴齐两个赵氏系统的斗争来看的话,也许这些事就都可以理解了。当赵衰刚回国的时候,很可能他本来就想让赵盾这个有才的儿子回国,以便让未来的赵氏发扬光大。他和赵姬进行了某种交易,也许许下了什么好处,比如以后让赵同等人也当个大官之类的诺言,甚至有可能请晋文公出面施加了某种压力。于是由赵姬出面,请赵盾接叔隗母子回国,然后又让赵盾做了嫡子。这件事肯定是得到了晋文公的大力支持的,以赵衰和晋文公的交情,应当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晋文公在狄地住了那么久,说不定对赵盾还颇赏识呢。于是,赵盾就成了赵氏嫡子,赵同等人成为庶子。赵同等人虽然暂时接受了这种安排,但是心里肯定有一些不服气,赵衰死后,他们就很可能不安分了。而赵盾当上中军将,全是靠阳处父的阴谋诡计,外加他自己的心狠手辣,一时之间赵氏成了诸大夫又恨又怕的对象。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中,赵盾也不得不安抚赵同等人。当晋成公要建立假公族的时候,赵盾就大方地把公族大夫这么一个虚职让给了赵括,表面上也把赵氏宗子的地位让了出去,而他自己依然牢牢地掌握着中军将的权力,并且一点也没有让给赵同等人的意思。赵同等人在初期的兴奋之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自然更是心中不满。两派的斗争很可能因此而加剧。赵盾死后,赵朔为卿,对自己的几个叔叔更是没有办法。于是在邲之战中赵同、赵括公开表示了与赵朔的分歧,而赵朔也只能通过赞扬栾书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此时,赵婴齐却扮演了一个很奇怪的角色,他似乎倒向了赵朔一边。再后来,连赵朔都死了,赵庄姬和赵武这一对孤儿寡母在赵氏宗族中的地位岌岌可危,这时却发生了赵庄姬和赵婴齐私通的事情。这是不是赵庄姬不得以的“美人计”?还是这种情况早在赵朔还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所以邲之战中赵婴齐才没有和赵同、赵括沆瀣一气。这都无 法证明了,总之,此时的赵婴齐成为了赵氏两派中间的桥梁,起到联结两派势力的作用。

或许他还知道赵庄姬和栾氏、郤氏之间有联系,一但赵同等人有不利于赵庄姬母子的举动,赵庄姬就会依靠栾氏、郤氏的力量来进行反击。所以他才认为只要他在,栾氏就不会危害赵氏。但是赵同、赵括却不明白其中的关节,也许是明白却掉以轻心,最后还是把他们这一系的叛逆赵婴齐给驱逐了。赵婴齐走了之后,赵同、赵括对赵庄姬母子更是步步进逼,四年之后,可能是赵庄姬觉得忍无可忍,也可能是因为她觉得时机成熟,终于在晋景公面前参了赵同兄弟一本。栾氏、郤氏也趁机出来做证,导致了赵同、赵括的被杀。郤氏虽是赵氏的盟友,但他和赵氏的关系主要是和赵盾的私交,和赵同等人未必有什么交情,所以他的举动就可以理解了。韩厥也同样是和赵盾私交甚笃,所以在赵同、赵括被杀之前,他不吱声,等到事后,他才劝晋景公立赵武做了赵氏的继承人。这还可以解释为什么赵同、赵括被杀的时候,赵武却跟着赵庄姬住在公宫之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