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赵姓流布

发表时间:2021-01-28 14:20

一、系承造父   望出太原

《百家姓》为什么要拿“赵”姓来开头?

据说,这是由于《百家姓》是在宋朝所编,而宋朝的皇帝姓赵,当时正是赵家的天下,为了表示对皇帝的尊敬,顺理成章地就拿“赵”来作为众姓之首了。

根据《姓纂》记载,赵姓的由来是这样的:“帝颛顼伯益嬴姓之后,益十三代至造父,善御,事周穆王,受封赵城,因以为氏。”

由此可见,最初以赵为姓的人,起源于赢姓,是以封地命名的姓氏。相传周穆王的驾车大夫叫造父,是伯益的后裔。造父从华山一带得到八匹千里马,献给周穆王。周穆王乘着这八匹千里马驾的车子西巡狩猎。来到昆仑山上,西王母在瑶池设宴招待他,饮酒唱和,乐而忘返。这时东南方的徐偃王造反,造父驾车日行千里,及时赶回镐京,发兵打败了徐偃王。由于造父这次平叛有功,赐以赵城(在山西洪洞县北;一说山西省赵城县西南),遂以封地的名称做为自己家族之姓,而世代相传下来。称为赵氏。造父就是普天下赵氏的始祖。后因周幽王无道,造父的七世孙叔带离周奔晋,从此赵氏子孙世世为晋大夫。叔带的七世孙赵衰,曾随晋文公重耳出亡十九年,回国后担任执政大臣。

这是赵姓的由来。而这个家族,从一开始便十分显赫,在春秋时代,自从赵衰辅佐晋文公定霸,赵氏子孙就世代为晋国的大夫,权倾当朝。

到了春秋末期,也就是周威烈王的时候,赵家的权势更大,进一步与同为大夫的韩家和魏家瓜分了晋国,而分别自立为一个诸侯,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三家分晋”。

后来,赵国的国势越来越强,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其都城设在晋阳,也就是现在山西省太原县的北面。由此可见,现在所有姓赵的人,最早都是山西人,后来才逐渐移居他处,“五百年前是一家”,以姓赵的人来说,如果像这样认真的推溯,又岂止是500年而已?在历史上,姓赵的人真是名人辈出。早期最负盛名的,是战国时代的平原君赵胜。

再如,在汉朝建立了屯田制度的营平侯赵充国;唐代被大文豪韩愈聘为士子师的“天水先生”赵德。到了宋,黄袍加身的赵匡胤,那是更不必说了。还有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宋朝名相赵普;以及元代鼎鼎大名的大书画家赵孟等等,都是足以使赵氏子孙引以自傲的伟大历史人物。

后来,这个家族曾繁衍到天水(今甘肃省)、南阳(今河南)、金城(今甘肃)、下邳(今江苏)、颍川(今河南)一带。

赵在《百家姓》中居首位,按实际人口统计,当为中国第七大姓。

二、赵姓称天水的由来

赵姓郡望,主要有天水郡、涿郡、南阳郡、下邳郡。颖川郡等。其中以天水郡、涿郡最为有名望。

天水郡,西汉时置郡,治所在平襄(今甘肃通渭西北)。西晋移治上(gui)(今甘肃天水)。北魏相当今甘肃天水、秦安、甘谷等市、县地。此支赵氏,尊晋赵襄王太子代王赵嘉为开基始祖。

公元前222年,秦国进攻赵国代郡(今河北蔚县西南),代王赵嘉投降秦国,受到礼遇,由其子赵公辅率族人入西陇,居甘肃天水(今通渭县西北)。赵公辅任西戎行政长官时,推行怀柔政策。把中原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广泛进行传授,使西戎各族人民无比爱戴,世代怀念赵公辅。号称“赵王”。

据《汉书。功臣侯表》和《外戚恩侯表》载,汉代赵氏后裔封侯者有30多人,他们是:深泽齐候赵将夕、赵头、赵修、赵胡,江邑侯赵尧,须昌贞侯赵衍,赵福,赵不害。商陵侯赵周,翕侯赵信,昌武侯赵安稽,随城侯赵不虞,从膘侯赵破奴,新(zhi)侯赵弟,随桃顷侯赵光,赵昌乐,赵放。周阳侯赵兼,爱戚侯赵长年,赵诉,赵牧,营平考侯赵钦。营平壮侯赵充国,赵弘,赵(ji),营平质侯赵岑,成阳节侯赵临,赵沂,赵岑。赵延世,赵步昌等近一半是赵公辅的后裔,其中又以营平壮侯赵充国最为**。

据《汉书。赵充国传》记,赵充国是天水赵姓望族之后,“沈勇有大略”汉武帝出兵伐匈奴被围,形势危急,赵充国率壮士100余人,冲破匈奴阵围,救汉武帝之危,自己身受伤20余创。因此,匈奴闻“充国”名而丧胆。汉宣帝时,赵充国被封为营平壮侯”。

天水赵氏众侯之中,赵充国功劳**,影响也**。在后人中,出了大批名人杰士。赵充国之子,赵(ang),昭帝时,任右曹中郎将。由于赵充国征羌时,与破羌将军辛武贤有怨。武贤被罢官后,怀恨在心,上书告赵(ang)泄露禁中语。赵(ang)被下狱后,自杀。甘露二年(前52年)赵充国以86岁高龄辞世,营平壮侯的爵位,由另一子赵弘所袭。
赵弘一生官名不显,但其子赵钦,却娶了敬武公主为妻,使赵氏家族更增荣耀。到平帝元始年间,因朝廷要修功臣之后表,又将营平侯这个爵位由赵充国的曾孙赵
(ji)来担任。还有赵融为东汉大鸿胪;赵为益州刺史,奉敦煌太守。南北朝时,赵知礼为南朝陈国的右卫将军。赵融的十世孙赵温,赵逸两兄弟,同是北魏显贵。兄赵温为中书博士,弟赵逸为宁朔将军,兄弟俩著述诗赋铭颂50余篇,流芳于世。其后赵贵为北周太傅,“封楚国公,晋公,护摄政”。还有赵文表为北周大都督,赵昶(场)为北周长道郡公。二人都为北周武帝宇文邕(yong)亲信大将,被赐姓宇文氏。赵昶赐姓宇文氏后,拜宾部中大夫行吏部。

赵充国另有一弟,名叫赵子声,官居侍中。其子赵君游,任云中太守。赵君游有四子:赵游都官居朔农都尉;赵次卿为高平令;赵子游为护苑使者;赵游卿为幽州刺史。

在唐朝时,赵氏任宰相的就有四人,除赵宗儒外,有三位都是甘肃天水赵氏族人:赵彦昭进士及第,累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耿国公;赵仁本为吏部侍郎,平章事;赵憬是赵仁本的曾孙,中试江夏尉,进太子舍人,后拜给事中,进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当国辅政五年,卒”。就是以后宋朝320年的18个皇帝,也是天水赵氏的后裔。由于出了如此众多的天子和显赫名人,真是赵氏望族之地。这就是赵姓称天水氏的来历。

三、三家分晋

公元前544年(晋平公十四年),吴国的延陵季子出使晋,同晋国的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相见晤谈后,神奇地预言:“晋国之政,卒归此三家矣。”

其实此时晋国执政者有六卿,韩、赵、魏之外,尚有范、中行、智氏三家。公室卑弱,六卿强大,政在私门。但是,韩、赵、魏三家的优势还不明显。

然而正是这样的形势,导致私门与公室的斗争,以及六卿之间相互争夺兼并的斗争愈演愈烈。前458年(晋出公十七年),智氏与赵、韩、魏灭范、中行氏而共分其地;前456年,四卿又驱逐晋出公而立晋哀公。晋国的政局至哀公之立而进入一个新时期。

这个时期的特征是四卿并立,智伯最强,晋国的国政由他一人专擅。晋哀公即位,即是出于智伯的主张,因为他与哀公之父友善,利用私人的关系可以影响和操纵哀公从而控制晋国的大局。达到这个目的以后,智伯又设法把范、中行二家的领地全部攫为已有,从实力上进一步巩固了政治地位。

智伯名瑶,是智宣子之子。当初智宣子要确定智瑶为继承人,族人智果劝他不如立智宵。智宵同是宣子之子。智果认为智瑶各方面优点很多,仪表魁伟,武勇善射,多才多艺,能说会道,性格刚毅果决,能挑剔的地方不多,可就是有个致命的缺点,道德品质不好。也就是说,智瑶是那种有才无德之人。智果料定由智瑶这种人来掌握智氏家族的命运,必然会荡家覆宗,毁灭整个家族。智宣子没有听从智果的劝告,还是确定以智瑶为继承人。智果毅然与智氏家族断绝关系,在晋国太史处立案,自立一宗,称辅氏。

智伯继位后,确实大有作为,内政方面灭范、中行二氏,驱逐晋出公,拥立晋哀公,独擅国政;外事方面一次兴兵伐齐,两次率军讨郑,战功赫奕,威震诸侯。然而在他取得如此成就之时,自身“贪而愎”的弱点逐渐暴露出来。贪包括贪得无厌,好大喜功,骄奢淫佚;愎包括刚愎自用,不纳谏言,独断专行。大权独揽之后,使得他骄横跋扈,不可一世。

智伯在蓝台与韩康子、魏桓子宴饮,竟在酒宴上戏弄韩康子,并且侮辱韩康子的家臣段规。智国进谏,说这样做恐怕会招来祸患。智伯大言不惭地说:“难将由我,我不为为难,谁敢兴之!”似乎韩、魏诸家的命运已被他掌握在手中,谁对他也是无可奈何。智国举出晋国历史上(谷阝)氏、赵氏、栾氏、范氏、中行氏等家族遭难的例子,都是因为仇家伺机而动所致。如不谨慎从事而经常结怨于人,那大祸临头的日子就不远了。并说:“今主一宴而耻人之君相,又弗备,曰:‘不敢兴难’,无乃不可乎?夫谁不可喜,谁不可惧?蚁蜂虿,皆能害人,况君相乎?”蚊子、蚂蚁、黄蜂、蝎子这一类昆虫都能害人,与强宗巨卿的主君和家相结怨,能不提防吗?智伯把这样的规谏当作耳旁风,依然我行我素。

智伯结怨最早、最深的还是赵氏,具体地说,是赵氏家族的主君赵襄子。早在赵襄子继位之前,已与智伯积怨甚深。

关于智伯与赵襄子结怨一事,史籍中有两种不同的记载。《左传》结尾处记载鲁悼公四年(前74年),智伯率军伐郑,其时赵襄子尚为赵氏太子,随军出征,在攻入郑都城门之际,智伯命赵襄子先入城,襄子请智伯先入,智伯当时就口出恶言,说:“恶而无勇,何以为子?”智伯认为襄子缺乏勇气,不敢入城,况且相貌又长得那样丑恶,怎么还能做太子!由此赵襄子十分忌恨智伯。《史记。赵世家》记载,晋出公十一年(前464年),智伯伐郑,赵襄子为将领,智伯酒醉之后,给赵襄子灌酒,还殴击襄子。赵氏的家臣纷纷要求以死相拼,襄子劝阻了大家,并说正是因为自己能够忍辱,才被父亲立为太子。他内心里对智伯的怨恨自是不言而喻。然而返国后,智伯居然还给襄子之父赵简子做工作,要他废除襄子,另立太子。简子不听。

这两处记载虽然有差异,但都是智伯侮辱赵襄子。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两处都有智伯对襄子为太子的不满,企图动摇他的地位。《史记》中所载,智伯竟是要干预赵氏的家政,这就更引起襄子的愤恨。赵襄子的太子地位可谓来之不易。襄子名毋恤,因其母为赵简子侍婢,又是狄人,本来没有资格继承赵氏的基业。然而他的识见与才干逐渐被简子认识,受到宠爱。一次,简子对几个儿子说,他把宝符藏在常山(今河北曲阳西北)上,谁先得到有赏。诸子回来俱无所得,只有毋恤说他已得到。他说,从常山居高临下攻击代国,可以吞并代国,这就是宝。简子认为此子果有雄图大略,确实可以作为继承人,继续发展赵氏的势力。于是废太子伯鲁,立毋恤为太子。智伯企图阻挠毋恤掌权,自然是想尽早去除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从而遏制赵氏。这对于雄心勃勃的赵毋恤来说,能不恨之入骨吗?

智伯四下结怨,却不自省,而且贪心进一步膨胀,公然伸手向韩氏索要土地。韩康子意欲拒绝,段规劝谏道:“不可。夫知(智)伯之为人也,好利而鸷愎(愎),来请地不与,必加兵于韩矣。君其与之。与之彼狃,又将请地于他国,他国不听,必乡(向)之以兵;然则韩可以免于患难,而待事之变。”段规分析智伯的性格,认为他在索要之后必然藏着武力强夺的一手,这是他阴鸷、刚愎的本性决定的;另外,他这个人贪得无厌,决不会只向韩氏一家索要土地,韩家给他一点甜头,他必定还要到处伸手,等到别人拒绝,动起刀兵,那时就有机可乘了。韩康子觉得这办法可行,先受一点损失,但可以避免同智氏交兵,又能挑起事端,从中渔利,因此决定送给智伯一个万家之邑,派出使者奉上。

智伯一计得逞,满心喜悦,随即又向魏氏索要土地。魏桓子的本意当然也不愿意,谋臣任章问为什么不愿意,桓子说,无缘无故地索要土地,无法答允。任章说:“无故索地,天下必惧;君予之地,知(智)伯必骄。骄而轻敌,邻国惧而相亲。以相亲之兵,待轻敌之国,知(智)氏之命不长矣!”任章从总体形势上分析,智伯索地得逞,会狂傲,狂傲必然轻敌;被索者会自然而然地联合为一个阵营,共同对抗智伯。以联合阵营的强大实力来对付一个轻敌狂傲的敌人,胜负的结局显而易见。他还讲了“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的辩证思路,劝魏桓子不必为爱惜领地而单独与智氏对抗,一定要等形势变化到对智伯不利时再说。魏桓子听从了任章的劝告,也送给智伯一个万家之邑。

智伯轻而易举得到两个万家之邑,如法炮制,向赵襄子索要蔡、皋狼之地。襄子断然拒绝。智伯索地,明显的是要蚕食三家。蚕食不成,即变为鲸吞。智伯当即率领韩、魏二氏,以三家的甲兵攻伐赵氏,意欲一举而翦灭之。

赵襄于见形势于己不利,决定退守以避敌锋芒。但是,退到哪里去呢?臣下建议,长子(今山西长子)城垣厚实,修整完好,距离不远,可以据守。襄子说:“民罢(疲)力以完之,又毙死以守之,其谁与我?”他认为当地人民修缮城池已经疲惫不堪,如果在那里死守,恐怕民心不稳。又有人建议退到邯郸(今河北邯郸市),那里仓库充实。襄子说:“浚民之膏泽以实之,又因而杀之,其谁与我?”仓库充实是因为搜刮民脂民膏,当地人民被剥夺压榨已苦不堪言,再让人家浴血守城,怎么会与自己同心协力?他最后决定:“其晋阳(今太原市南晋源镇一带)乎!先主之所属(嘱)也,尹铎之所宽也,民必和矣。”

晋阳是赵氏经营多年的根据地,以前邯郸叛乱时,范、中行氏支持叛者,赵简子就曾退保晋阳。襄子所说“尹铎之所宽”,指的是赵氏对晋阳地区有特殊的优惠政策。当初赵简子派尹铎治理晋阳,尹铎就专门请示过,在晋阳是为赵氏输送财赋呢,还是建立稳固的根据地?简子明确肯定是后者。因而尹铎减少了上交赋税的户数,大大减少了实际上的征收税额,民众得到实惠。襄子所谓“先主之所属”,是先主赵简子特别嘱咐过襄子:“晋国有难,而无以尹铎为少,无以晋阳为远,必以为归。”晋阳就是为了防备不测而经营的,名义上收取的财赋虽少,却是最为可靠的固守壁垒。所以襄子认为只有晋阳的民心可用,撤退到了晋阳。

襄子巡视晋阳一周,见城池坚固,府库充实,仓廪丰盈,只是缺乏御敌所用的箭矢。张孟谈告诉他,早年董安于修建晋阳时,深谋远虑,建筑宫室墙垣的材料都可以用来造箭杆,铜铸的柱础可以用来造箭镞。于是一切齐备,严阵以待三家来犯。

前454年(晋哀公三年),智伯率韩、魏二家围攻晋阳,鏖战3个月,仍无法破城。于是改用长期围困的办法,决晋水灌向晋阳。围困一年多,城中变为汪洋泽国,“沉灶产蛙”,灶膛成了青蛙的家园;城内人们只好“悬釜而炊”,吊起锅子来做饭;粮食吃完,竟至“易子而食”。然而,“民无叛意”,依然协助赵襄子坚守。

晋阳城被水所困,“城不浸者三版(二尺为一版)”。智伯见赵氏指日可灭,踌躇满志,带着魏桓子、韩康子巡视水情,忘乎所以地说:“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魏、韩二人听了这话,马上联想到自家的事,魏桓子想到汾水可以灌安邑(今运城市附近,属魏),韩康子想到绛水可以灌平阳(今临汾市,属韩)。魏桓子用胳膊肘暗捅韩康子,康子踩了一下桓子的足背,二人心领神会,已包藏着反戈一击的杀机。

智伯对韩、魏二家的动静毫不在意,满以为大功垂成,韩、魏二氏不足为虑。倒是他的臣属中有个叫郄疵的人注意到一些端倪,提醒说:“韩、魏之君必反矣。”智伯不解,郄疵给他解释说,原来已经和两家约好,攻灭赵氏,三分其地。现在晋阳城马上要被攻克,两家之君不但面无喜色,反而有忧虑之态。如果他们真有这种顾虑,那是一定要反的。智伯不但不信郄疵之言,并且将他的话转告了魏桓子和韩康子,可能也包含着试探之意。韩、魏二君当然矢口否认,还说这是谗臣替赵氏游说,离间三家的关系;真是那样的话,韩、魏两家放着就要到手的赵氏土地而不顾,却去冒风险同智氏作战,岂不是很愚蠢?智伯相信了韩、魏二君的狡辩。二君出门,郄疵进门,对智伯说,他说的那些话怎么能告诉韩、魏二君呢?智伯反问郄疵怎么会得知,郄疵说从那两个人的神态上就可以看出来。智伯始终不相信韩、魏两家会反,郄疵自己想到个脱身避祸之计,请求到齐国出使去了。

危城之中,赵襄子与张孟谈谋划,要策反韩、魏二君,张孟谈潜出城外,会见二君,说:“臣闻唇亡则齿寒。今知(智)伯帅二国之君伐赵,赵将亡矣,亡则二君为之次矣。”他的说辞一针见血,直指二君的隐忧,赵氏灭亡,紧接着就轮到韩、魏二家了。二君对这一点深有同感,只是担心事机不密,先遭智伯的毒手。张孟谈说:“谋出二君之口,人臣之耳,人莫之知也。”只要不泄漏出去,就不会出问题。于是三人约好日期,共谋智氏。

赵襄子既与韩、魏二氏联络,约好里应外合,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扭转了局势,这时智伯仍蒙在鼓里。襄子在夜里派出军卒杀死智伯守堤之吏,决开河堤,反使晋水冲向智伯军中。赵军从城中杀出,正面冲击智氏之军。智军为水所淹,已乱作一团,韩、魏二家又从两边夹击,大败智军,杀死智伯,尽灭智氏之族。智氏合族仅有一门因改为辅氏而得以保全。

前453年,赵、魏、韩三家瓜分了智氏的领地。赵襄子对智伯怨毒最深,还把智伯的头颅涂上油漆,做了饮器。智伯的家臣豫让发誓要为智伯报仇,多次行刺赵襄子,甚至不惜毁容易貌,变为癞痢形状,吞下火炭弄哑了嗓子,在街市上乞讨为生,寻找机会。但是,终于没有成功,遭擒而死。智伯的遗业只有这样一位**的刺客。

前437年,晋哀公去世,其子柳继位,是为晋幽公。幽公之时,晋公室已毫无权威,幽公非但不能号令韩、赵、魏三家,反而自己得去朝见三家之君。公室只保留了绛(当为今山西侯马市之新绛)与曲沃(今山西闻喜东北)二邑,其余的晋国土地全被三家瓜分。

赵襄子因为取代了伯鲁的太子地位,于心不安,立伯鲁之孙赵浣为继承人。但襄子死后,其弟桓子驱逐赵浣而自立为君。桓子一年后去世,赵氏之人杀了他的儿子,迎赵浣即位,是为献子。献子之子赵籍后来继位,即是赵烈侯。

魏桓子之后由其孙魏斯继位,是为魏文侯。

韩康子之后由其子武子继位,韩武子之后由其子韩虔继位,是为韩景侯。

前403年(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即晋烈公十七年),周王室正式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与晋侯并列。单纯从合法性的角度看,这一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战国即由此起始。宋代**史学家司马光撰《资治通鉴》,就是从这一年开始,记载的**件事即是“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

四、入主西戎的天水赵姓

赵姓郡望,主要有天水郡、涿郡、南阳郡、下邳郡。颖川郡等。其中以天水郡、涿郡最为有名望。

天水郡,西汉时置郡,治所在平襄(今甘肃通渭西北)。西晋移治上(gui)(今甘肃天水)。北魏相当今甘肃天水、秦安、甘谷等市、县地。此支赵氏,尊晋赵襄王太子代王赵嘉为开基始祖。

公元前222年,秦国进攻赵国代郡(今河北蔚县西南),代王赵嘉投降秦国,受到礼遇,由其子赵公辅率族人入西陇,居甘肃天水(今通渭县西北)。赵公辅任西戎行政长官时,推行怀柔政策。把中原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广泛进行传授,使西戎各族人民无比爱戴,世代怀念赵公辅。号称“赵王”。

据《汉书。功臣侯表》和《外戚恩侯表》载,汉代赵氏后裔封侯者有30多人,他们是:深泽齐候赵将夕、赵头、赵修、赵胡,江邑侯赵尧,须昌贞侯赵衍,赵福,赵不害。商陵侯赵周,翕侯赵信,昌武侯赵安稽,随城侯赵不虞,从膘侯赵破奴,新(zhi)侯赵弟,随桃顷侯赵光,赵昌乐,赵放。周阳侯赵兼,爱戚侯赵长年,赵诉,赵牧,营平考侯赵钦。营平壮侯赵充国,赵弘,赵(ji),营平质侯赵岑,成阳节侯赵临,赵沂,赵岑。赵延世,赵步昌等近一半是赵公辅的后裔,其中又以营平壮侯赵充国最为**。

据《汉书。赵充国传》记,赵充国是天水赵姓望族之后,“沈勇有大略”汉武帝出兵伐匈奴被围,形势危急,赵充国率壮士100余人,冲破匈奴阵围,救汉武帝之危,自己身受伤20余创。因此,匈奴闻“充国”名而丧胆。汉宣帝时,赵充国被封为营平壮侯”。

天水赵氏众侯之中,赵充国功劳**,影响也**。在后人中,出了大批名人杰士。赵充国之子,赵(ang),昭帝时,任右曹中郎将。由于赵充国征羌时,与破羌将军辛武贤有怨。武贤被罢官后,怀恨在心,上书告赵(ang)泄露禁中语。赵(ang)被下狱后,自杀。甘露二年(前52年)赵充国以86岁高龄辞世,营平壮侯的爵位,由另一子赵弘所袭。

赵弘一生官名不显,但其子赵钦,却娶了敬武公主为妻,使赵氏家族更增荣耀。到平帝元始年间,因朝廷要修功臣之后表,又将营平侯这个爵位由赵充国的曾孙赵(ji)来担任。还有赵融为东汉大鸿胪;赵为益州刺史,奉敦煌太守。南北朝时,赵知礼为南朝陈国的右卫将军。赵融的十世孙赵温,赵逸两兄弟,同是北魏显贵。兄赵温为中书博士,弟赵逸为宁朔将军,兄弟俩著述诗赋铭颂50余篇,流芳于世。其后赵贵为北周太傅,“封楚国公,晋公,护摄政”。还有赵文表为北周大都督,赵昶(场)为北周长道郡公。二人都为北周武帝宇文邕(yong)亲信大将,被赐姓宇文氏。赵昶赐姓宇文氏后,拜宾部中大夫行吏部。

赵充国另有一弟,名叫赵子声,官居侍中。其子赵君游,任云中太守。赵君游有四子:赵游都官居朔农都尉;赵次卿为高平令;赵子游为护苑使者;赵游卿为幽州刺史。

在唐朝时,赵氏任宰相的就有五人,除赵宗儒外,有三位都是甘肃天水赵氏族人:赵彦昭进士及第,累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耿国公;赵仁本为吏部侍郎,平章事;赵憬是赵仁本的曾孙,中试江夏尉,进太子舍人,后拜给事中,进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当国辅政五年,卒”。就是以后宋朝320年的 18个皇帝,也是天水赵氏的后裔。由于出了如此众多的天子和显赫名人,真是赵氏望族之地。这就是赵姓称天水氏的来历。

五、创建南越国的真定赵姓

秦朝**将领赵佗,秦朝恒山郡真定县人(今中国河北省正定县)。受秦始皇委派和任嚣一起率领50万大军平岭南。佗在南越东征西讨,大显身手,创建了南越国。

公元前208年,秦二世二年,任嚣病逝,龙川令赵佗接替南海尉。此时,秦末农民起义正如火如荼,赵佗即令横浦、阳山、湟溪三关"绝道聚兵自守"。并以藉口杀秦朝所置长吏,以亲信代理郡县守令,使南越地区逐步稳定。为了巩固北边防御,在乐昌筑赵佗城,在仁化北筑秦城,在英德、清远之间筑万人城,又在番禺西后门天险处设重兵驻防,从而构成了北江流域三道防线,以防中原兵马南下。

公元前207年,赵佗"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以番禺作为南越国首府。不久,赵佗又设计灭红河下游的安阳王国及瓯雒国。

据《交州外域记》载,赵佗军围攻安阳王首都螺城时,因安阳王有神皋通辅助,造有一神弩,一发能杀三百人,使赵佗无法攻克螺城,于是,赵佗使出了美男计。赵佗有长子名赵始,生得十分英俊,一表人才。赵佗让赵始投降安阳王,并去亲近安阳王的女儿媚珠。媚珠公主见赵始如此美貌端正,故一见钟情。"始向珠令取父弩视之。始见弩便盗,以锯断弩,便逃归报赵王。"赵佗于是下令攻城,安阳王失去神弩,大败、国亡。

赵佗灭安阳国和瓯雒国后,为了便于统治,除划分为交趾、九真两郡外,还保留了一些地区的雒将制度(一种原土居族首领的世袭制度)。赵佗在交趾、九真二郡设立户籍官,清查二郡的户口,制定封建的政治制度和赋税制度,传播汉族文化,使交趾、九真二郡开始有了文字和文字记载的历史,使当地由奴隶制社会初期,跃进到封建制社会。

与此同时,赵佗又将桂林郡南部苍梧(今广西梧州市)封赵光为苍梧王,以控制西江中游;并分含、浈阳二县,以加强控制北扛水道。这样,南越国的国防日见巩固,其疆域最盛时,东包汀江以东的福建永定、平和、漳浦,与闽越相接;北以五岭山脉与长沙王吴芮相连;西至广西环江、河地、东兰、巴马、德保、百色一带,与句町国、夜郎国为界;南达今越南北部、中部的大岭,与马来人原始部落相邻,几乎奠定了汉代中国的南疆规模。赵姓,无愧为中华姓氏大家族中开拓南越的先驱。

六、得天下的涿郡赵姓

金城赵氏与中山曲阳赵氏、南阳穰县赵氏、长平赵氏、涿郡赵氏,都与天水赵氏同祖。

涿郡为汉高祖时(一说为汉武帝时)设置,治涿县(今河北涿州市)。隋朝大业初年,又改幽州为涿郡,治蓟县(今北京西南)。辖境相当今北京市及河北霸县和天津市海河以北,蓟运河以西,赤城、涿鹿以东地区。涿郡赵氏是赵王迁的后代。赵亡后,秦始皇把他流放到房陵(今湖北房县),他在房陵终日郁郁寡欢,数年后病逝于此。

伴随赵王迁来此处的妃嫔、侍从、大臣及赵国宗室都安息于此。西汉时,赵王迁的后裔自房陵迁居涿郡中分立河间郡,蠡吾属河间,涿郡赵氏又称河间赵氏。

汉宣帝时的名臣、京兆尹赵广汉就出自涿郡赵氏。这支赵氏自汉以后默默无闻,直到唐代后期才有人出任官职,稍微有些名声。

赵任唐朝的永清、文安、幽都县令,他的独生子赵斑累官至御史中丞。赵斑的儿子赵敬在后梁时任营、蓟、涿三州刺史。后梁被后唐灭,赵敬殉难,他的儿子赵弘殷为躲避父祸,逃难到今洛阳郊外的夹马营,被乡绅杜爽招为赘婿,定居于此。

赵弘殷少年时骁勇异常,擅长骑马、射箭,在后唐时作战有功,深得唐庄宗信赖,后汉时官封护圣军都指挥使。后周太祖郭威起兵推翻后汉,建立周朝(史称后周),赵弘殷又在郭威和周世宗手下效力,先后任铁骑**军都指挥使,建立周朝(史称后周),赵弘殷又在郭威和周世宗手下效力,检校司徒,统率禁兵,封天水县男。

公元960年,由赵弘殷的第二个儿子赵匡胤建立宋朝。宋朝是赵姓的鼎盛阶段,在这时确立了它的大姓地位,而且在地域分布上也是空前的广阔。由于宋朝皇室自称是涿郡赵广汉之后,涿郡赵氏的影响力超过了天水赵氏,取代了天水的望族地位。

涿郡赵氏后又衍生出颖川赵氏。赵广汉曾任颖川太守,他的支派子孙后迁居颖川,在唐代以后形成人口众多,分布很广的望族。

七、赵姓的支裔姓氏

春秋战国之交,赵氏建国后,赵姓即繁衍成中华民族之中的一个大姓。赵姓中,由于采邑,封号,名号,居地等原因,又分出来一些支裔姓氏。

马姓

始祖为赵奢。战国时期赵国的名将赵奢,英勇善战,公元前270年大败秦兵于阏与(今山西省和顺县),因功受封于马服(今河北省邯郸市北),世称马服君。赵奢死后,安葬于封邑之内。其子赵括"纸上谈兵",在长平之战中损失四十五万,其后皆以为耻。故赵奢后人以赵奢封邑为姓,称马服氏。秦灭赵时,赵奢孙子赵兴从邯郸逃至陕西咸阳,改为马姓,一支繁衍成望族。马姓遂兴。其后,东汉末年有马良,元朝有马致远。五代时,马殷创建楚国,其子马希声、希范、希广、希萼、希崇相继袭位,共历二代六王,二十三年。

原姓

春秋时,赵同为晋国下军大夫,于公元前594年(晋景公二年)率晋军救郑荀、灭小国原,因功封采邑于原,赵同故名赵原同。第二年(晋景公三年),大夫屠岸贾谋诛赵氏,赵同与赵朔、赵括(与"纸上谈兵"的赵括非一人),赵婴齐及其赵姓族人被害,赵同后人逃脱者以采邑为姓,改赵姓为原姓。其后,晋末有原珍,明朝有原杰,清代有原济。

屏氏

春秋晋国人大赵括因功封采邑名屏,赵括故又称屏括,号屏季。晋景公三年,大夫屠岸贾谋诛杀赵氏,赵括与赵同等同时遇难,其后逃脱者以屏为氏。

主父氏、主氏

战国时期赵武灵王之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强邦后,让王位于儿子赵惠文王, 自己号为主父(即太上皇)。其支庶子孙以祖号为姓,乃作主父氏,后单姓主姓。汉代有主父偃,隋朝有主胄,明朝有主问礼。

武城氏

战国时赵国平原君赵胜封采邑于武城(今山东武城西北),秦灭赵国后,赵胜后人以采邑为姓,改赵姓为武城氏。

叔带氏

春秋时晋国将领赵夙,字叔带,其后以字为氏。

邯郸氏

春秋时晋国赵氏侧室子赵穿,称赵武子,因功食采邑邯郸,后人以国为氏。

冬曰氏

赵夙之子赵衰号冬曰,其后有冬曰氏。

除上述几姓外,赵姓支裔姓氏还有罕见的恭叔氏、訾辱氏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