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富源赵沐杨氏(二)

发表时间:2020-06-25 15:19

富源赵沐杨氏世系流源

明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开国皇帝朱元璋荡平中原,将元顺帝赶到了大漠以北,由他取而代之成为中原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建立了大明王朝。而当时云南的主要蒙元势力,有世据云南的元朝宗室梁王把匝刺瓦尔密和大理国王后裔——土酋段氏总管段明,仍奉元朝年号,并且控制着以昆明为中心的大部分地区;大理段氏,控制着滇西一带,都听从北元指令。对明朝而言,要攻克云南,除了要去面对驻滇几十万元军,交通落后,丛山峻岭阻挡,大军人生地不熟,行动困难等不利因素,还要对付遍布全滇各地的土酋部落。这些部落拥有自己的武装,长期占山为王,人熟地熟,既相互吞并又联合抵抗外部势力,就像山上的野火一样,将这里扑灭,那里又起火,防不胜防!故朱元璋经过几年的考虑,一直犹豫不决,认为“云南僻远,不宜烦兵”。洪武五年(1372年),朱元璋派遣使臣王袆入滇劝说梁王和大理国段氏降明,允许梁王保持元代的旧封号和待遇,并许可段氏仍为“大理国王”,朱元璋想以此达到和平统一云南的目的。王袆向梁王指出,如果抗拒不降,明王朝大军一到,梁王君臣就将“悔无及矣”的后果,梁王“骇服”,产生降意。
    但就在这时,“北元”(元顺帝之皇太子爱猷识里达腊,逃到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西南所建立的临时“北元”政权)使臣来到云南,逼迫梁王交出王袆,北元使臣将宁死不屈的王袆杀害。朱元璋随即再次派遣吴云为使臣,到云南说服梁王降服明王朝,竟然也被北元使臣所杀害。
朱元璋政治招降,和平统一云南策略失败,一怒之下只得以武力征讨:“云南自昔为西南夷,至汉置吏,臣属中国,今元之遗孽把匝刺瓦尔密等自恃险远,桀骜梗化,遣使招谕,辄为所害,负罪隐匿,在所必讨!”
   
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正月,左丞相胡惟庸案发,朱元璋以为,朝廷用人,待之本厚,而久则恃恩,肆为奸宄。然人性本善,未尝不可教戒。便命翰林儒臣纂录历代诸王、宗戚、宦臣之属悖逆不道者凡二百一十二人,备其行事,以类编辑。洪武十三年(1380)六月编成,朱元璋赐名《臣戒录》,颁示中外之臣,俾知所警。其时因我祖德胜早年与胡甚有私交,德胜祖殒后,胡对我祖一脉颇为照顾,因此也或多或少受到牵连,奈何德胜祖功高盖世,乃开国功丞,朱元璋一时无法找到杀机。但鲜为人知的是,德胜祖父亲赵仁早年小名也叫“重八”,德胜祖在世当时,江南民间盛传“汉家天下,濠州朱赵二家惟恐迟早有一争……”之说。朱元璋本就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德胜祖战殁,此事才不了了之。在德胜祖故交的暗示下,祖妣常氏痛下决心远离京城,携六眷举迁南京凤阳府寿州县(现安徽省六安市寿县)白马街柳树巷三揜井。并授意我祖赵献权衡利弊,早作打算。我祖赵献为避胡公案之锋芒,并在洞悉朱元璋心思之后,自请为远征云南先遣使。

其时朱元璋正为征南之事犯愁,而云南民风彪悍,加之蒙元梁王当时的军事实力确实不容小觑。朱元璋在嘘嘘寒暄一番后,顺水推舟欣然应允了,乃授献公为总兵(明代总兵属于将军官衔,官阶无定制,但一般在从二品之上,统称为“将军”。)、征南先锋,携带副将6名(明代副总兵改称为副将,次于总兵一级,为从二品武官),领兵6万余人分为二路,于公元1380年三月在自南京柳树湾大营集结出发,自河南、湖北、广西、四川、贵州等地进入云南,一路经历了与元朝遗妄孽匪百余次战争,为大军顺利进驻云南扫清了路障,于同年11月到达曲靖宣抚司南部亦佐县,此时所率部众已不足3万人,不得不屯兵于亦佐、罗山二县交界处的插花地羊肠营(今营上)(海土司弃置军营,也就是我们今天所悉知的民家“旧屯”。当时海土司的地盘在沾益州有太平、长治,<今富源大河镇及营上镇部分土地>和久安里<今富源墨红镇和竹园镇>三个)。献公在此受到当地土司营安家的盛情接待,人困马乏的军队得到安土司的接济,遂寓兵于农,与当地土著居民一起劳作,等待朝廷大军的到来。

在此期间,献公等人在安土司营长的协助下,得到了云南的山川地形图,便对险关要塞作了侦查补详,制订了周详的作战方案,派遣信使于次年八月上报到了朝廷。朱元璋得报后,立即召来熟悉云南的谋臣一起查看地图,商讨作战方案,布署用兵战术,授进兵方略:“自永宁先遣骁将别率一军以向乌撒,大军继自辰、沅以入普定,分据要害,乃进兵曲靖。曲靖,云南之噤喉,彼必并力于此,以抗我师。审察形势,出奇制胜,正在于此。既下曲靖,三将军以一人提兵向乌撒(今贵州威宁),应永宁之师,大军直捣云南。彼此牵制,使疲于奔命,破之必矣。云南既克,宜分兵径趋大理,先声已振,势将瓦解。其余部落,可遣使诏谕,不烦兵而下矣。”

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初一日,朱元璋任命颖川候傅友德为征南统帅,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分别为左、右副将军,统率三十万(据统计:明洪武年间进入云南的总兵力累计达到四五十万以上。战死沙场的、被瘴气毒死的估计不少于20万人。)。明王朝大军进军征讨平定云南。三十万大军出兵离开南京那天,朱元璋亲自在南京城外的柳树湾高石坎(今石门坎)的大军营检阅部队,设坛饮酒,为将士们壮行。大军连夜出发,挺进云南。

九月二十六日,明军进至湖广后,兵分两路:一路由都督郭英领兵5万,经永宁(今四川叙永)南下取乌撒(今贵州威宁);一路由傅友德率主力25万,经辰州沅州,占普定,十二月,明王朝大军攻克当时属于云南的今贵州普定、普安。献公立即班师至普安路与傅友德大军主力会合。献公仍未先锋,率领亲兵5万余(含安土司营长征授新兵和土军2万余人),为大军清障开道,经过雄峙在滇、黔交界处的胜境关,直逼曲靖。

梁王知道明王朝大军将抵达曲靖,立即调遣精兵十万余奔赴云南东部门户曲靖的白石江南岸一带布防,交给元行省丞相司徒平章达里麻统领,抵抗明王朝大军,一场统一云南与反统一云南的关键性大战,在曲靖白石江一触即发,开战在即。梁王以为明王朝大军远道而来,乃是疲惫之师,不会快速进军和急于进攻,有所懈怠。十二月十六,明军乘大雾进抵曲靖东北之白石江。待到雾散云出时,元军统领达里麻突然看见白石江北岸出现的明王朝大军,甚是惊惧,仓皇失措,看到明王朝军队集中在他的对面,认为明大军要马上渡江进攻了,就急忙调集所有兵力据守白石江南岸,以阻止明王朝大军渡江攻打。傅友德采纳沐英“我军远来,形势既露,固利速战,然亟济,恐为所扼”的建议。接着沐英又向傅友德提请采用朱元璋制定的出其不意,出奇制胜的战略战术。让佯作正面攻击,另派兵一部从下游渡江,“将旗帜征鼓,从上流先渡,循山而出其阵后,吹铜角以张声势,于山林深谷间,树旗帜为疑兵”元军果然中计,顿时混乱,急令后军调整为前军御敌。主帅傅友德乘势“麾兵进战,矢石齐发,呼声动天覆地。战罢数合,(沐)英纵铁骑捣其中坚,敌众披靡,遂而大败,生擒了达里麻,俘其兵众万计!”(《明太祖实录》此时,沐英令勇士先行泅渡,主力乘势过江,又命献公带领出动骑兵捣其中坚,俘获达里麻以下2万人。但在此战中,献公身中数创,无法与大军赴前,不得已留在曲靖养伤,傅友德命周、雷、李等部从随之,以保周全。供给由土司官知州安阿哥负责。

明王朝大军占领了被称之为“入滇锁钥”“咽喉要道”和战略重地的云南曲靖,为攻克昆明,统一云南开辟了通道,扫除了障碍。白石江战役是明朝在云南境内的**大战役,江岸立有明军战功碑,战役留下的遗址沿白石江边比比皆是。占领曲靖后,分遣蓝玉、沐英率军进攻昆明,自率兵数万北上,以策应郭英进攻乌撒。十二月二十二日,梁王逃离昆明自杀。次日,明军进抵板桥(今昆明东),元右丞观音保出城投降,蓝玉等整军入城。与此同时,郭英率军到达赤水河,元右丞实卜引军抵抗。傅友德率兵来援,实卜闻讯仓皇南撤。傅友德军进占乌撒后,实卜复率部争夺。明军依山为营,乘势攻杀,大败元军,并克七星关(今贵州毕节西南),直达毕节,附近州县望风归降。
    洪武十五年(1382年)闰二月二十三,蓝玉沐英率部攻大理。大理城西倚点苍山,东临洱海,南北有上、下两关,地势险要。首领段明之弟段世,聚众扼守下关。蓝玉等到达品甸,先派王弼部由洱水进攻上关,钳制段世兵力;夜半,又遣胡海部出石门渡河,绕到点苍山后,攀援而上,竖立旗帜。次日拂晓,明军进抵下关,守军惊乱。沐英身先士卒,策马渡河,将士紧随,杀进关内,与山上士兵两面夹击,攻占大理,俘获段世。不久,明军分兵攻取了云南全境。
为开发西南,巩固边防,明太祖下令,在云南省府昆明建立云南都指挥使司和云南布政使司,管理云南军政事务,着手处理接收云南事宜——奉旨将蒙古梁王集团成员,梁王家眷、元蒙上层官员和大理段氏贵族头领全部押解北方,交由朝廷处置;清扫元朝残余势力和大理地方势力,就地遣散并安置数十万蒙古俘虏士兵;建立明朝新的政权机构;于军事要冲地区设置卫所,屯兵戍守。

洪武十七年(1384年)三月,傅友德、蓝玉率部分征南大军班师回朝,留下沐英继续镇守云南。洪武23年,因胡惟庸案受牵连,赵德胜养子赵庸被除爵,隐其名,贬遣西南乌撒(今贵州威宁)为守卫;洪武31年,明太祖驾崩,麓州宣慰使司伦发二次叛乱,属地无良将可防击,复启赵庸为将,阵亡。建文帝2年,改赐名为“颙”,追赠为“镇南侯”,告封洪武将军,授朝武大夫,再授予铁券,修建“忠烈祠,”千秋祭祀。妣梁氏诰封夫人,生一子元吉,初任先锋,功进威元将军,黄门签事。妣梁氏诰封恭人,生一子明,任千户职,因错保一名旗军,受遗充军在云南金齿街(大理),拘留三年,后广西作叛,奉调征服,将功折罪,官复原职。妣戴氏诰封恭人,生一子元吉,元吉子赵颜。赵颜父母早丧,被姑母王门抚养过房,借职在官。妣马氏生一子赵起,娶妣王氏生四子,长良、次省、三官、四英。因次三四夭折,只有长房继存,依然借职做官,后赵良任河北签事,妣杨氏诰封恭人,生一子朝相。朝相先继父职,后封黄门舍士,妣姚氏诰封恭人,生一子赵禹。赵禹荫袭父职,妣陈氏诰封恭人,生一子赵麟。赵麟先继父职,后于明嘉靖时征剿平川,与判军鏖战七天七夜,人不御甲,马不离鞍,征服以后,授封怀远将军。但因过劳成疾,吐血而死,仍旧葬于威宁城南半里响塘山禺页公坟前,并将该地划归坟茔之地,地租为每年祭祀之用。隆庆六年(1572年)壬申冬月初八日包完坟墓。大清道光元年九月重修碑记,立牌钻字,丑山未向。此谓是九代单传,九世将军也。赵麟祖碑文中:怀远将军之墓,右联为昭通曲靖宗功远,左联为大定威宁祖德长。

赵麟娶卯氏生四子,长显、次旭、三信、四顺,由此单传结束,转危为安,宗祠复发,如系公德,螽斯衍庆,由曲靖、昭通、武定、水城分居于黔西、镇雄诸处,相厥攸远,后来传至川西,有重庆分支,川北潼川府、川南叙州府等支派,至今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有分支矣。

赵麟长子赵显先继父职,后封征南将军。娶妣耿氏诰封恭人,落业于威宁耿家屯,生一子赵玺;次子赵旭出任曲靖知府,后因世乱又到芒部避居,与陇姓合为训练民团,辅佐刘显、郭城讨贼,由刘、郭保奏,得旨加封赵旭为宣武将军,镇守芒部建筑城廓,改为镇雄。娶妣张氏,生子文祥、赵玺(与赵显子同名)等人;三子赵信落业贵州水城坝上柳树后寨,生一子赵现;四子赵顺出任贵州参游,为官清正,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官民念之不息。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甲子,皇上派钦差到贵阳修建“甲秀楼”一所,为赵顺设位祭祀,其墓碑刻有遗诗:九眼照沙滩,长江水倒流;清官数使载,祭祀甲秀楼。妣陈氏生三子,长月、次云、三雾,再娶妣姚氏(无出),又娶妣陈氏生三子,长同通、次来通、三明通,妣全追言益为谊人。

除赵旭墓葬曲靖外,其信、显、顺三公都在威宁响塘坡。

明通生子景鳖,景鳖生子赵禄。赵禄原名赵国禄。明朝末年历任贵州威宁府知事等职,居官清廉,囊空如洗,两袖清风。生子九人。后夷酋叛乱,其带子征讨,尔后八人不知所踪,赵禄卒葬于宣威倘塘新天铺五里平,酉山卯向,妣秦氏卒葬地点失传。

其幼子赵应学因人小年幼,情势所迫,过继给乌撒卫经司杨泓之子杨廷美为后,从此改名杨世爵。先居威宁,参军任守备职。明朝崇祯三年,安效良叛乱未平,姬世昌等出没无常,到处扰乱民安,杨世爵受贵州国公沐天波之令,调往征讨,领导乌撒之兵(称乌兵统<将军之职>)往寻甸、沾益二州驻剿。至清朝顺治四年三月,流寇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寄由黔入滇,势力强大,杨世爵所带之兵溃不能敌,其忠义不降,故携家小迁居沾益州地额勒营(现为富源县大河镇杨家山)。于顺治十八年卒,葬于额勒营村后花园头,酉山卯向。妣马氏,盘县东门人,无兄弟亲属,仅家人二房,马进、马小四,普安城南门马天皆一族之后,马氏卒葬于平彝地小坝三井山咀上,巽山乙向。生子遇泰、遇明,女一过丁门。

杨遇泰生于辛末年六月二十七日,享年59岁,平生乐善好施,孝友传家,兴家创业,流传后代,卒葬沾益羊场营上歹麦(后划归富源县营上镇),酉山卯向。妣贵州威宁徐氏,生于甲午年六月十九日亥时,杨遇泰祖逝世时,徐氏年方二十有五,冰霜守节,勤俭持家,抚养后人。卒葬于贵州普安上沙陀,生子四人,芳容、芳华、芳富、芳贵,女三。

杨芳贵,遇泰四子,生于巳酉年二月初十日,享年73岁。祖忠厚训家,兄友弟恭,与兄分银而多让,不义之才不乱,拾物不己,智勇双全,明朝永历年间授千总职。康熙三十九年二月逝世,卒葬于岗头山,午山子向,立有墓碑。祖妣黄氏,享年84岁,卒葬海土司其水道,寅山申向。生子四,长文琼、次文王宣、三文琳、四文景,女三。

杨文琼,芳贵长子,生于顺治十四年丁酉年六月二十八日子时,享年82岁,任昆阳州抚部兵房,考上正等八品,卒葬营上歹麦冲,酉山卯向,妣钱氏享年80岁,卒葬地址不详。生子五,长兆龙、次兆凤、三兆麟、四文杰、五嗣宗。

                   一八年六月 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