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二十六史》中列传的部分赵姓名人(十七)

发表时间:2020-06-25 11:51

赵应贵:乌罗人,明末芒部夷酋乱,随父出征,因廷营将部不睦,艰战无援,不克,溃入资阳,屯居待复。

1647年,张献忠余部联合南明抗清,复据资阳,继而互相攻占,资阳赵应贵到简州号召人们奉行南明永历正朔,立五营中军旗鼓,大张声势,不久回县。1648年,四川兵匪各据一方,互相残害,盗贼横行,虎豹遍地,三五成群,不分昼夜,飞腾上屋,浮水进船。更有恶狗百十为伙,撕人如虎,夜晚遭遇,一狗叫起,群狗都拢,扑咬行人。不是多人结伴,不敢逃荒。最可怕的是瘟疫,战争漏网的人,脚胫生疮叫马蹄瘟,传染不治,死人很多。农事荒废,杀人当饭,饥饿的平民,孤身躲藏,剐树皮,挑野菜,刨蕨根,苟延残喘。虑明廷无望,赵应贵去仕,举众潜回郡外投亲,后因清廷追捕,复迁彝地。

赵应双:芒部夷酋乱,溃入资阳。清顺治三年,张献忠联合南明抗清,从之,拜右营先锋,克资阳。次年,匪患不断,狼烟四起,瘟疫肆虐,哀鸿遍野,加之异军围剿,报国无门,遂从亲潜走,匿之。

赵应学:字幼安,威宁府初授忠显校尉(六品武官)杨廷美之养子。少而好学,貌英武,知书通略,年十八,立千夫长,(抗倭名将俞咨皋部将)兵马副(正七品)。平乱有功,授怀远将军。清顺治三年,清军大举入川,张献忠战死于川西凤鸣山,余部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此四人皆为张献忠义子),络绎南下,进军云贵,作为抗清根据地,一路攻克遵义贵阳,进据云南

次年,孙可望与李定国等人一起称王,他成为国主,年号兴朝。顺治六年,孙可望致书南明永历政权,表示愿“联合恢剿”,共同抗清,受封王。在得到南明朝廷的支持后,孙可望收编各族武装。世爵将军曰:“诸等匪叛,扰我朝野衰年,定私存己念,贼性不改,怎宜共安其事,吾若弃万夫身家性命、负我历代先祖之忠魂,岂不遗世骂名,浊涤子孙。大丈夫应上能安邦为国、下能恩泽黎民百姓,若二者皆不顾,生为何用”。率兵力拒,敌众我寡不能敌,任威逼利诱,宁死不从,得友助,举家迁居沾益州地额勒营永乐村,深山避世。子嗣三传,始有复出为仕。

赵毓秀:平夷人。明朝开国战将赵得胜将军之裔。清康熙年间任贵州镇远府(镇远县)偏桥司右副行政长官。

赵   麟:(清)女。字芝云,浙江乍浦人。幼通书史,能诗,善画,兼擅弹琴。父殁后,屏绝铅华,长斋诵佛。

赵以炯,字仲莹,又字鹤林,清咸丰七年(1857年)二月生,贵阳青岩人。清光绪五年(1879年)中举人,光绪十二年(1886年)丙戌科中进士,殿试一甲**名,中状元,大魁天下,成为云贵两省自科举以来"以状元及第而夺魁天下"的**人。与康熙年间武状元曹维城、光绪年间文状元麻江人夏同和、遵义人探花杨兆麟称为清代贵州“三状元一探花”。

赵以炯之父赵国澍与其母陈氏(赵三太)共生育六个儿女,四男二女,分别取名以兰、以焕、以炯、以、以炳、以冷。因咸丰三年(1853年)“土匪起”赵国澍“乃……复倡练民团,随官军四出讨贼"累建“功绩”,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由“候补同知直隶州"而”得旨免补本班,以道员用,即选,并总办贵州团练事务”,于同年任贵阳属青岩团务总理。就在赵国澍任力务总理的当年,就以名震中外的“青岩教案”获罪被革职。至同治二年(1863年)三月复职,即率练勇进攻灯花教何得胜部,在今贵阳乌当区徐家堰阵亡,时年38岁。

幼年时赵以炯寄养在贵阳外公陈振家,由于外公家是书香门第,加之居住南明河甲秀楼旁的宿儒名贤聚集区,使赵以炯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和文化的熏陶。其大舅一珙系道光五年(1825年)举人,镇远县教谕,二舅一珩系国学生,三舅一珍为处士。这样的家庭环境,为赵以炯创造了极好的幼教条件。

自先祖入黔以来**代先祖赵洪美以德治家,为选择好的邻里环境二次迁家至青岩,赵以炯的曾祖登科家教更是严厉。登科性嗜书,古今典藉多购取之,爱惜字纸,每见弃字即亲拾取置之字库中……家居也每月初一、十五率全家老小礼神毕敬诵太上感应篇……家风代代相传。自赵国澍阵亡后,6岁的赵以炯从贵阳外公家返回青岩,称教子有方的母亲赵三太陈氏将兄弟姐妹六人抚养成人。陈氏每晚在烛光下陪伴四子读书。“赵以炯自幼就聪明好学,加之赵三太陈氏教子有方,使得赵家家风乡邻尽仰。同治四年(1865年)赵以炯7岁时,随本家赵辑五发蒙。同治六年(1867年)受读于吴竹堂(登桂),其弟以也于同年发蒙于竹堂先生家,出身在府学庠生的吴竹堂对赵以炯、赵以日后成才中举影响很大。以后,赵以炯还曾受业于顾伯芗、高扬华两先生。光绪二年(1876年),赵以炯和赵以二人入贵阳贵山书院深造,受读于前任贵州学政韦伯谦,并受到贵山书院黄芷衡的熏陶。在此间,赵以炯学识渐长,写出《何谓儒家之教》等心得,深得其师韦伯谦赞许。

光绪五年(1879年)赵以炯中乡试第十名,成为举人。以后仍继续在黄芷衡、莫芷升(庭芝)等指教下继续深造。光绪十二年(1886年),赵以炯和赵以进京参加会试,题目为 《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赵以炯所作之文本房加批为“扬之高华,按之沈实,坚光切响,无懈或攻”。赵以炯在会试中成为进士,获得参加殿试的资格。在殿试中赵以炯获一甲**名,大魁天下,成为状元。 赵以炯中状元后,云贵两省皆喜。明清状元大多出在江南地区,而于今**位大魁天下的状元却是贵阳青岩的赵以炯,这对被人视为蛮荒之地的贵州来说,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使得人们对贵州文士刮目相看。时在京城任监察御史的贵阳人李端写下了一副楹联祝贺:“沐熙朝未有殊恩,听传胪初唱一声,九十人中,先将姓名宣阙下;喜吾黔久钟灵气,忆仙笔留题数语,五百年后,果然文物胜江南”。李端还为贵阳名胜之一的君子亭重修竣工题写一副楹联:“游钓记芳踪,重看莲沼波清,君子高风同仰止:秀灵钟间气,为报杏林春暖,状元及第正归来”。可见赵以炯中状元让黔人吐气扬眉。

从赵以炯苦读勤学的历程和坚韧不屈的性格可看出其以超人学识夺魁绝非偶然。孩童时的赵以炯所作“咏刺梨"一诗,就初现过人才华:“生在山间不入盆,擅妍不肯进朱门。却和龙井酿成酒,贡上唐朝承圣恩。”赵以炯在光绪八年(1882年)和其堂侄赵沅香步行进京应试壬科进士落榜后,非但毫不气馁,却坚定了其“振奋放眼量"的信心。在返回青岩继续苦读时,有一日赵以炯在家中楼上自吟:“一上上到赵家楼,目击江翰气横秋。眼前若无三山堵,看破江南十二州。”可见其心怀远大抱负。赵以炯在保和殿参加殿试时,光绪帝出上联“东津明,西长庚、南箕北斗,谁能为摘星汉?”赵以炯对下联“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臣愿作探花郎。”此联对仗工整贴切,久久盛传。

赵以炯诗文俱佳,是贵州文化人中的佼佼者。其应试时所作的《赋得<报雨早霞生>得生字五言作韵》就获“刻画工巧,藻不妄抒”的好评,其作的《中庸不可能也》一文更是得到极高佳评:“绝不矜才使气而轩豁,呈露题蕴自阐发无遗,知洗练之功深矣。”。《历代状元殿试对策观止》中对赵以炯对策的评价是:“今读赵状元对策,其博学多识,理密慎思,文笔流畅之处的确不亚于别的状元策。”曾任中国驻日本公使的贵州名贤黎庶昌在《赠赵殿撰序》中说:“自顺治甲申迄于今上戊子,凡三百四十五年,举状元者九十八人,东南大省、县或至数人,而西南边缴之地至乃合数行省旷数百年而不得一与,又何其难也!”“光绪丙戌科,吾黔贵阳赵君仲莹实始以状元及第魁斗天下,中外尤以为异。士在黔闻者,相以引觞称庆,有若荣宠之被其身。”“夫黔天下之右脊也,其山川清淑旁魄之气郁积蓄久,而于仲莹发之。”由此可见,博学多才的赵以炯是以厚实功底为贵州争得荣誉,用博学才智改变了士林认为“黔无人”的看法。

赵家素以教子有方,代代相传,以炯这一代终于成了青岩赵氏的**发光点,赵家除赵以炯中状元大魁天下,其余兄弟也名扬故里。从光绪五年到十五年(1879~1889年)的十年间,赵家一门四喜,长兄赵以焕光绪八年(1882年)中举人,光绪十五年(1889年)中进士,官至江苏丹阳知县,三弟赵以炳与赵以炯同入庠,光绪五年(1879年)同榜中举人,赵以炳中得经魁。四弟赵以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中举人,光绪十二年(1886年)与赵以炯同榜中丙戌科进士。赵家一门出了三个进士、一个经魁,而且还中了一个状元,这在科举时代实在是极其难得的殊荣。《清代贵州名贤象传》载:“……一门竟爽,彪炳当世,而炯竟以状元及第,大魁天下,为贵州前此所未有。”

赵以炯中状元后,授职为翰林院编修。光绪十四年(1888年)出任四川乡试副考官,光绪十七年(1891年)出任提督广西学政,光绪二十一年(1895 年)回京出任礼部会试顺天同考官。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赵以炯在其母赵三太陈氏病故后,丁忧回籍守孝三年,并在学古书院主讲。期满后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入京复职,后因感仕途艰难而辞官返乡在青岩讲学。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八月,赵以炯于青岩家中病故,终年49岁。

赵以炯的一生,除大魁天下名噪一时外,在后来的仕途中并无太多业绩记载,在京城备感官场环境复杂,无心相争而抱病辞官返回故里,也透出了其淡泊名利的坦荡品格。

赵以炯以自己的才学,为贵州写下了永垂青史的一页,但却英年早逝,实在憾事。

赵以炯去世后,葬于青岩镇南约三公里的摆早村岔河寨状元坡,其墓立有牌坊型青石墓碑,墓碑上刻有:“皇清诰授中宪大夫原任翰林院编修广西提督学政四川同考官赵公讳以炯字仲莹大人之墓”、“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六月吉日立”等字样。另有一副楹联:“水秀山明,人文蔚起;龙盘虎踞,帝道遐昌。”

赵世万,字鹤年,清朝贵州黎平人。清乾隆三十九年(公元1774年)举人。官和平县知县。其《踏雪》诗以雪中梅梢作喻,可见其岁寒中坚贞自守的品格:"呼童载酒出东郊,碎玉声中诗慢敲。行到溪边才小立,断峰回处见梅梢"。

赵   旭(1812-1866),字石知,号晓峰,清朝贵州桐梓县人。幼年丧父,青年时代随其叔至山东腾县祖父官署居住。先后游学吴楚,阅历学识极富。回桐梓后,曾九次乡试不第。长期居家课读,与"西南世儒"郑珍、莫友芝情谊深厚。曾任桐梓、荔波教谕。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任荔波县教谕时,以实绩加翰林院孔目衔兼署都匀府教授。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农民起义军攻破荔波县城,旭受重伤后投江死。赵旭博学多才,关心桑梓的文化事业,曾采访桐梓掌故,编成《桐鉴》6卷、《被桐鉴》1卷、又编成《桐梓耆旧诗抄》1卷、《桐梓艺文志》4卷、《文学尔雅注》1卷、《琴鹤堂先泽拾遗》1卷、《蜀碧补遗》6卷。赵旭一生的主要成就是诗歌创作。著有《播川诗抄》8卷,选诗500余首。又有《播川全集》50集。一生坎坷,长期居住在农村,对贫苦农民的生活较了解。他写的诗,多反映贫苦老百姓的疾苦,同情劳动人民的苦难,大胆揭露清军的腐败的社会的黑暗。语言朴质无华,通畅明快,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赵钟域,字省三,又字友莪,清朝贵州普定人。画家。生活于道光年间(1821-1850年),曾为廪生,善画蛱蝶鱼虫。

赵廷璜,字仲渔,号二山,别号慕青山孩,贵州遵义县人。早年从郑珍受许、郑之学,旁及金石篆隶之书与诗古文辞。补县学生员。因农民起义罢乡试,便入川游慕于各司道衙署,又从莫庭芝讲性理之学,从布政临习包世臣书法,后随授黔川军入黔,以军功保知县、同知。后调任四川大宁、富顺等县知县。得丁宝桢赏识,协办四川盐务。黔中大饥,又协助华国英购川米入遵赈济。著有诗文各稿,舟行落于水中,剩《慕耕草堂集》一册,《新宁论蒙诗九章》等。

赵   怡,字幼渔,号汉鳖生,贵州遵义县人。清朝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举人,十八年(公元1892年)进士,曾任四川新津县知县。经术文章皆有法度,为**书法家,书仿苏轼,神味渊水。又在成都创办客籍学堂,培育旅蜀的贵州云南青少年,及门称盛。他还承继了外家郑氏之学,撰成《文字述闻》、《转注新秀》、《慈教碎语》等,还著有《汉鳖生诗集》。

赵   懿(1854-1896),字渊叔,又字悔予,号延江生、南湖,清朝贵州遵义县人。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举人。三上京师皆不得意,纳资捐官,以知县衔管理四川云安厂官盐,两任名山县知县,监厘重庆回龙石河干三年,卒于官。赵懿对经史、百家、训诂、堪舆、金石之学,无不精通。才艺俱佳,喜作诗,跌宕有奇气,有神韵遗风。喜交游,多与名士唱和,名声远传川黔之外。工书画,书仿北魏,画工人物,均极秀雅。任名山县令时,于城南紫霞山中治亭榭,种花草,凿南湖,诗酒书画,留连其间。一生著作宏富,有《延江生诗集》12卷、《梦悔楼诗余》2卷、《友易》2卷、《名山县志》15卷、《榕轩茗谈》、《南农录》、《蜀江滩石记》、《江行十日记》、《名画经眼录》、《观海录》、《北征日记》、《诗微》等。

赵   鹤[清]字鸣皋,号白山,山西榆次诸生。性孤高,嗜金石文字,善草书,画兰竹亦以草书法行之。年既耄犹作书。《墨林今话、清画家诗史》

赵钟灵 (1879—1945),字秀山(修三)徽县后西街人。幼年敏而好学,苦读诗书。宣统元年(1909)只身前往北京参加科举考试,中已酉科拔贡,授候选直隶州判。他秉性刚直,深恶钻营拍马之习,无意为官遂回执教。他热心徽县的教育事业,宣统二年至民国二年(1910—1913)被徽县乡绅推举为徽县教育会会长。为徽县四乡兴办义学,做出了显著成绩。

民国11年(1922),他协助县知事董杏林全身心地投入编写县志的工作,与同行对史料多方搜集考证,对山川、地域,亲临查看。经数年努力终于完成了《徽县新志》的编撰工作,并付梓成书。

民国初年,军阀割据,匪乱不止,徽县百姓深受其害。他为了保存历史资料,详细记录了20年间的兵匪变革及百姓受难情况。在民国20年(1931)写成《徽县二十年灾情记》,后石印成书,为徽县保存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晚年,他潜心自学中医,常为民众义务诊病。他擅长书法、绘画、作诗赋词,并以此自娱。民国34年(1945)病故家中。其诗集,画幅,文稿多在十年文革动乱中失落,仅有个别书法作品流存于世。

赵之谦(1829—1844),浙江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叔,号铁三、憨寮、又号悲庵、无闷、梅庵等。所居曰“二金蝶堂”、“苦兼室”,官至江西鄱阳、奉新知县,工诗文,擅书法,初学颜真卿,篆隶法邓石如,后自成一格,奇倔雄强,别出时俗。善绘画,花卉学石涛而有所变化,为清末写意花卉之开山。篆刻初学浙派,继法秦汉玺印,复参宋、元及皖派,博取秦诏、汉镜、泉币、汉铭文和碑版文字等入印,一扫旧习,所作苍秀雄浑。青年时代即以才华横溢而名满海内。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是多方面的,可使真、草、隶、篆的笔法融为一体,相互补充,相映成趣。赵之谦曾说过:“独立者贵,天地极大,多人说总尽,独立难索难求”。他一生在诗、书、画、意上进行了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一代大师。

赵尔巽(1844-1927):湖南巡抚,史学家。字公镶,号次珊。汉军正蓝旗人。同治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历官安徽、陕西等省布政使,署理山西巡抚。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署湖南巡抚,是年冬奏准将湖南阜湘、沅丰两矿务公司并为湖南全省矿务总公司,垄断全省采矿、炼砂之权,抵制外国侵略者攫取湖南的矿权。倡导教育改革,将长沙所有书院改为新式学堂。后历任户部尚书,盛京将军、湖广总督、四川总督及东三省总督。武昌起义后避居青岛,1914年,北京政府委为清史馆总裁,主编《清史稿》,为“二十六史”之一。

赵   昱:(1888-?年):字寿彭,人称“聋耳昱”,广东新会三江乡人。少时在乡务农,18岁随乡人赴美洲谋生,半工半读。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在加州卜技利组织求是学社,研讨国家和世界大事。

宣统元年(1909年)冬,孙中山第三次抵美国,赵昱以求是学社名义邀请孙中山演讲。会后,赵昱等10余人加入中国同盟会。 同时,赵昱成为美洲西部同盟会公开组织的“少年学社”中坚分子。

宣统二年中国同盟会三藩市总会成立后,赵昱与黄芸苏、张霭蕴等经常游埠宣传革命。是年8月,总会创办《少年中国晨报》, 赵昱积极参加办报工作。

宣统三年(1911年)广州“三·二九”起义前, 赵昱和李是男等遵照孙中山来信,筹集二万多万(港币)支援起义军需。到夏天,孙中山游美国旧金山,赵昱陪同往各地宣传,并照顾孙中山的起居生活,充当护卫。

赵昱等遵照孙中山的指示,加入旧金山埠致公堂组织,团结华侨支援革命活动。5月22日,赵昱协助同盟会和致公堂,组织洪门筹饷局,对外称国民救济局,于6、7月间,分赴美洲南北宣传和筹款。辛亥武昌起义后,孙中山筹旅费回国,赵昱和张霭蕴从南路返回芝回哥,筹得5000元回纽约交给孙中山。是年10月,芝加哥同盟会发起购买飞机6架,建立飞机队回国服务。赵昱乘飞机回到上海,受到孙中山欢迎。他在美洲共筹款14万余元支援革命,革命胜利,他并不言功,也不求官职。

1913年,赵昱先后被选为新会县议会代议士、广东省议会议员。后往上海创办企业,被选为上海致公堂总理。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赵昱曾往南洋澳洲筹款支援东北抗日义勇军。他还到青海垦荒和计划开掘金矿。因抗战爆发,未能如愿。

1946年春,与美洲洪门领袖司徒美堂在上海召开洪门恳亲大会,会上成立洪门民治党,赵昱当选为副主席。民治党发表过五项宣言,提出反内战,反独裁,实行多党制的民主政治。 但是党务被国民党特务控制,未能达到走“中间路线”的目的。赵昱后离开该党。卒年不详。

赵   平(1919-1947):原名赵培富,陈涛乡七层村人,中农家庭出身,小学文化。读书时刻苦勤奋,成绩良好,尊敬师长,团结同学。

民国31年(1942)5月,赵平参加地方工作,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条洋乡财粮员、乡长。七层、条洋一带地势低洼,水患频繁,群众生活非常艰难。赵平积极动员群众生产自救,解决吃饭问题。同时,挨门逐户做群众工作,使其完成交公粮公草任务。他把征集起来的公粮,分配给部分群众,用碾磨加工成成品粮运送部队,碎粮、糠麸分给严重缺粮的困难户。

赵平对危害黎民百姓的坏人深恶痛绝,七层庄有一个土匪,敲诈勒索、鱼肉乡里,群众恨之人骨。赵平决心为民除害。一天这个土匪去看戏,将要散场时,赵平带领模范班逮捕了他。这个土匪很狡猾,于押解途中趁黑逃脱。赵平与模范班连续伏击,终于在第三天夜里,于上匪家中将其击毙。

民国32年(1943)春,日本侵略军对盐阜区施行大规模“扫荡”。党组织调赵平任阜东县境内射阳河边税务所长。他一到任,就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巡视在沿河渡口,按章征收税金,查缉走私。

民国35年(1946),解放战争爆发,是年10月赵平调任阜东县总队三连副指导员,党支部副书记。他关心部队政治学习,买了好多革命书籍送给战士,带头讲课,教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

民国36年(1947)3月24日.阜东县总队得知驻阜宁还乡团要到三灶、潘荡一带“扫荡”,命令三连开赴三灶打阻击。赵平连晚召开了党员大会,号召共产党员在战斗中当英雄,冲锋在前。翌日黎明,三连到达三灶,不久战斗打响,赵平立即命令连队抢占有利地形,敌人凭借火力优势,先以一个排冲向三连阵地,被打退后,又以两个排兵力猛冲过来,三连在赵平的指挥下,用火力死死压住敌人。同时他又不断鼓励战士不怕牺牲、敢打敢拼。就在这时,三连机枪手中弹牺牲。赵平一跃而起,带头冲锋。不幸,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当即壮烈牺牲。时年29岁。

李某妻赵:营山人。县多虎,李子赴市,暮未还,李立村外待。虎骤至,李惊呼,赵闻,持梃出,与虎斗,虎弭尾去。

李学诗妻赵:学书妻高,娣姒以节著。学诗、学书生友爱,行涉水,学书误就深,学诗拯之,相抱持俱死。赵生二女,高无出,食贫坚守,年皆逾八十。

马安娃妻赵:秦州人。庄而有容。回乱,见执,缠贼,劙口,被数十创而死。安娃母田、兄妻赵皆死。

连惠妻赵:从汉姓曰赵那氏,京口驻防,失其所隶旗。连惠咸丰间以前锋从攻镇江,战死。连惠妻以节旌。宣统三年,年已逾八十。九月兵起,出走,兵抽刃击之,未殊,骂不绝,被数刃,乃绝。血肉狼藉,白发为之赤。
根瑞妻,从汉姓曰王刘氏,京口驻防,镶白旗人。父德永,有文誉,客授学子。根瑞妻服父训,早寡,以节旌。无子,有女已嫁,依以居。闻兵起,语女及女夫曰:“吾年六十二,被旌,当殉变。尔曹将子女村居,得田十亩,耕且食,毋更求仕。”俄闻副都统载穆死官,即求死,辄救免;号泣不食,女及女夫跪进食,终不食,七日乃绝。

方恮妻赵:阳湖人。祖母方,节妇。父烈文,尝知易州,有文行。归恮,食贫,持门户。光绪四年,恮客游,遽卒。赵方有身,烈文迎以归,徐告之,恸绝,首触牖,将死,家人共宽喻之。既免身,生女,赵曰:“生女亦善,使我无系恋也。”后八日,自经死。

游开科妻赵:马边人。开科贫,赘於赵。赵有母及兄,皆厌之。赵脱簪珥别赁屋以居,食尽,不贷於母家。一日,赵还省母,方食,开科至,赵推食与之,母及兄逐开科,禁赵毋归,且言:“此饿莩死,何患无家?”赵缢死。

赵   氏:桐城人,夫同县孙某。洪秀全兵将至,其夫降,受署置。咸丰十一年,秀全兵破桐城,其夫戴黄巾,被黄袍,乘马迎赵。赵望见,大恸曰:“汝非我夫也!父母遣我嫁乃诸生孙某,非作贼孙某也!且汝既读书为士人,岂不知孙氏望族,文武仕宦不绝,而失身降贼,意气扬扬自得,我不忍见也!”起,投塘死。子数岁,从之下。

宋谦妻赵氏:大都人。兵破大都,赵氏子妇温氏、高氏,孙妇高氏、徐氏,皆有姿色,合谋曰:“兵且至矣,我等岂可辱身以苟全哉!”赵即自经死,诸妇四人,诸孙男女六人,众妾三人,皆赴井而死。

汪延泽妻赵:名棻,字仪。延泽,乌程人;赵,上海人,户部侍郎秉冲女也。幼读书,能诗文,有滤月轩诗集四卷,文集二卷,词一卷。自为序,略曰:“宋后儒者多言文章吟咏非女子所当为,故今世女子能诗者,辄自讳匿,以为吾谨守‘内言不出於阃’之礼。反是,则欺炫鬻於世,以射利焉耳。是二者,胥失之也。礼昏义女师之教,妇言居德之次,郑君注云:‘妇言,辞令也。’夫言之不文,行而不远,文章吟咏,非言辞之远鄙倍者欤?何屑屑讳匿为!”

子曰桢,撰二十四史日月考,赵为之序,曰:“刘羲叟撰刘氏辑术,迄於五季,书久佚,仅存通鉴目录。自宋迨明,六百馀年,未有续为之者。曰桢好史学,习算,考当时行用本术,如法推步,得其朔闰。自史记至新、旧唐书,属草已一百馀卷,余亟欲睹其成,预为此序,俾写定冠诸简端。”

武烈妻赵:烈,永年人;赵,宣化人。赵事姑孝,姑病,夜露祷,得寒嗽疾。烈病疫,或谓口吮胸,汗出则愈,而吮者当病,赵曰:“果尔,死不恤。”卒吮之,烈竟卒,赵病几殆。贫,操作纺绩,诸子成进士,自奉恆觳。亲族有缓急,往往倾其赀。出千金置义学,卒,遂祠焉

谭氏妇赵:吉州永新人。至元十四年,江南既内附,永新复婴城自守。天兵破城,赵氏抱婴儿随其舅、姑同匿邑校中,为悍卒所获,杀其舅、姑,执赵欲污之,不可,临之以刃曰:“从我则生,不从则死。”赵骂曰:“吾舅死于汝,吾姑又死于汝,吾与其不义而生,宁从吾舅、姑以死耳。”遂与婴儿同遇害。血渍于礼殿两楹之间,入砖为妇人与婴儿状,久而宛然如新。或讶之,磨以沙石不灭,又段以炽炭,其状益显

赵孝妇:德安应城人。早寡,事姑孝。家贫,佣织于人,得美食必持归奉姑,自啖粗粝不厌。尝念姑老,一旦有不讳,无由得棺,乃以次子鬻富家,得钱百缗,买杉木治之。棺成,置于家。南邻失火,时南风烈甚,火势及孝妇家,孝妇亟扶姑出避,而棺重不可移,乃抚膺大哭曰:“吾为姑卖兒得棺,无能为我救之者,苦莫大焉!”言毕,风转而北,孝妇家得不焚,人以为孝感所致

孙道温妻赵氏:(西魏武功县)安平人也。万俟丑奴之反,围岐州,久之无援。赵乃谓城中妇女曰:今州城方陷,义在同忧。遂相率负土,昼夜培城,城竟免贼。大统六年,赠夫岐州刺史,赠赵安平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