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千年大族  将相迭出

发表时间:2020-06-22 23:08

——天水赵公辅家族

赵公辅,代王嘉之予,赵亡后被迫携族人迁至西戎,从此世居天水(今甘肃天水),形成一个世所罕见的世家大族。在中国历史上,也许除曲阜孔氏家族之外,只有它绵延最久远,生命力最顽强。从秦汉一直到隋唐,晋爵封侯,出将入相,层出不穷。从这点上来讲即使是鏖尾风流、名士迭出的南朝陈郡谢氏,世代簪缨、显荣无比的琅琊王氏也都只是“五代风流”,恐怕也难与之相提并论。

这支赵氏家族自秦初迁至甘肃天水后,经过几代人的努力,遂成为天下赵氏之望。在汉代涌现出了许多彪炳史册的将帅,成了名副其实的军功贵族,在中国的西北为华夏文明的传播起着独特作用。其中营平侯赵充国,横空出世,北击匈奴,安抚夷狄,威名最着。魏晋南北朝时,天下大乱,王朝更迭不已,赵氏家族更现名门豪族之本色,群星璀璨,人才辈出。隋唐以降,又涌现出一批心寓锦绣、胸藏万机的文臣贤相,仅唐一代,赵氏就有四人为相,而天水赵氏占其三,从而在其粗豪洒脱的主流家族文化中融入几许温润平和……

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尽显这一家族的风采,仅按时代先后顺序从中撷取几朵浪花。

一、移家西垂

赵公辅是无可奈何地来到这里的。

公元前222年,秦灭赵。赵国的宗室从此威风不再。“赵宗散处者,皆以国为氏”。

秦始皇赢政,这位相国吕不韦的儿子,的确有雄才大略。当代王赵嘉向他投降后,便将赵嘉之子赵公辅及其族人迁到了那片依旧荒凉野蛮、荆榛满地的秦国旧地——西戎。这样,一方面,显示了自己的大度,另一方面,有利于自己皇位的稳固。

从此以后,这支赵氏家族便世居天水(今甘肃通渭县西北)。天水,汉时又称陇西,晋时称上邦,唐时称秦州。

也许秦始皇做梦也没有想到,这里却成了赵氏家族重新振兴的风水宝地。

这里的确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黄色的土壤并不贫瘠,地势还算平坦,渭水从这儿不舍昼夜地流过,滋润着这块难得的平原。嘉陵江也在附近发源,南面就是千里冰雪的岷山。

赵公辅带领着赵国旧邦的子民们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开始了艰辛的起家之路。在他们周围多是心存狐疑,满面敌意的异族人。赵公辅知道,团结本族人,增强凝聚力,才能在这里扎根繁衍,然而更重要的是要与这些土著居民处理好关系。他告诫本族人,要用对待客人的礼仪对待当地人,做到亲切温和。中原的文化本身就是开放的、仁和的。赵氏家族很快就与这里的人和平共处,渐渐地他们的身上也濡染了西北的粗蛮剽悍之气,逐渐熟悉了外族的风俗、礼节、语言,比较善于处理和外族的关系。以后赵氏家族就是凭借着这种能力,建功立业,进入庙堂,重现赵氏的辉煌。《天水县志》载:“振衰救亡者首在昌族。天水汉回杂处,民性质朴,故有材武之称。”

对于当地人来说,赵公辅家族带来的中原文明,更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先进的生产技术、耕作工具在他们人看来都是一种神奇,从而对这些汉人们顶礼膜拜。赵公辅从此受到了西戎人民的拥戴,他死后,人们很怀念他,尊称为“赵王”。

从此以后,赵氏家族就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后遂成为世所罕见的名门望族,其子孙也逐渐遍布全国各地,天水,亦由此成为天下之望。

二、汉代封侯

“山东出相,山西出将”,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这里所谓的“山西”,是指太行山以西的广大地区。这一地区之所以会产生许多战将,是与其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有着密切关系的。大史家班固曾分析说:“山西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处势迫近羌胡,民俗修习战备,高上勇力鞍马骑射。故秦诗日:‘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皆行’,其风声气俗自古而然,今之歌谣慷慨,风流犹存耳。”这一分析,应该说是有道理的。身处此地的天水赵氏家族,就是一个显例。他们以军功起家,北击匈奴,安抚夷狄,在汉代矗立起了家庭兴旺的一座高峰。

据《汉书·功臣侯表》和《恩泽侯表》所载,汉代之时,赵姓封侯的有:商陵侯赵周,翕侯赵信,昌武侯赵安稽、赵充国,从票侯赵破奴,随城侯赵不虞,随桃侯赵光、赵昌乐、赵放,新峙侯赵弟,爰戚侯赵长年、赵诉、赵牧,周阳侯赵兼,营平壮侯赵充国、赵弘、赵钦、赵岑,成阳节侯赵临、赵沂……计三十多人,其中近一半人出自天水赵氏宗族之中。

在天水赵宗的十余名侯王之中,以营平侯赵充国最为著名,为汉时首屈一指的名将。

据1943年发现的东汉光和三年(180)的《三老赵掾之碑》载:赵充国的曾祖父赵仲况,在西汉文景之际,官至少府。祖父赵圣,为谏议大夫。叔父赵翁仲,因“讨暴有功”,拜关内侯。父亲赵君宣,“密请内侍,报怨禁中。徙陇西上邦,育生充国。”

赵充国,字翁孙,从幼年起就“沈勇有大略,少好将帅之节,而学兵法,通知四夷事”,为他以后奠定了良好基础。开始他入伍当了名骑士,后以六郡良家子弟的身份被选入羽林军,以擅长骑射闻名。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赵充国大显身手,名扬天下。

汉武帝时,赵充国以假司马的身份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征伐匈奴,被匈奴包围,冲击多次未果。过了一二十天汉军粮尽,死伤者甚众。眼看情势难保,赵充国自告奋勇,聚集最英勇强悍的兵士一百余人,振臂一挥,冲入敌阵。所到之处,死伤无数,无人敢掠其锋,纷纷溃退。李广利率众紧随,终于突围成功,但赵充国身负重伤二十余处,血染征衣……

汉武帝闻讯,特地召见赵充国,看到令人森怖的伤口,武帝热泪盈眶,心想:有这样的勇将,匈奴何愁不平?于是下旨,拜赵充国为中郎、车骑将军长史。从此,赵充国的神勇名扬天下。

汉昭帝时,武都郡(今甘肃西和县)氐人反叛,赵充国以大将军护军都尉的身份,率军将其平定,升中郎将,并任水衡都尉。后又与匈奴作战,一举擒获西祁王,被擢为后将军,仍兼水衡都尉。随着官位的不断升高,赵充国在汉朝的威信也越来越大,甚至能够参与皇帝的废立。

元平元年(前74),汉昭帝刘弗陵病殁,昌邑王刘贺入主。他荒淫浮靡,滥施皇权。宫廷内部刀光剑影,朝野上下人心不稳。当时握有兵权的大将、大司马霍光和赵充国合谋发动突然政变,废掉只当了二十七天皇帝的刘贺,拥立刘询,尊为宣帝。赵充国因“定册尊立”刘询有功,被封为营平侯。

赵充国的大名,亦使匈奴人闻之而胆寒。本始年间(前73~前70),他被封为蒲类将军,受命征讨匈奴,他身先士卒,斩敌兵数百名,大获全胜而归,升后将军、少府。不久,匈奴又发兵十万骑,想在符溪卢山附近人内地掳掠。赵充国领兵四万,驻扎在五原、朔方等九郡边界,单于听说主帅是赵充国,知道难以讨得便宜,只得仰天长叹,引兵北还。

后来,羌族的一支先零和其它诸羌结成盟友,一同反汉。当时赵充国已年逾七十,须髯斑白,他自告奋勇,与其子右曹中郎将赵印,率军前去平叛。赵充国深谙兵法,并因世居甘肃天水,而那里正是羌族生息之所,所以比较熟悉情况,知道其联盟并不稳固,因此便采取分化政策,瓦解其联盟,然后将叛乱诸羌一一击破,使西汉的边陲得以安宁。并建议留兵屯田,发展当地经济,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赵充国晚年乞骸骨回乡。宣帝赐他安车驷马、黄金六十斤。以后朝廷每次有边夷的论议,都要听听赵充国的意见,让他出谋划策。甘露二年(前54),赵充国在八十六岁高龄时阖目而逝,宣帝送他谥号“壮侯”。

赵充国因和霍光预立宣帝,二人功德等列,被做成画像列于未央宫。他在处理羌人问题时秉着一种不唯权、不唯上、只唯实的精神,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政策,最终为了国家和皇室的利益在汉朝历史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迹,被后来的汉代君臣所怀念。汉成帝时,两羌曾有过叛乱,他就很思念这位忠君爱国的老将军,遂思“追美充国”,于是命当时的文学家、哲学家、给事黄门郎扬雄在赵充国画像上作《营平侯颂》:

明灵惟宣,戎有先零。先零猖狂,侵汉西疆。汉命虎臣,惟后将军,整我六师,是讨是震。既临其域,谕以威德。有守矜功,谓之弗克。请奋其旅,于干四之羌,天子命我,从之鲜阳。营平守节,屡奏封章,料敌制胜,威谋靡亢。遂克西戎,还师于京。鬼方宾服,罔有不庭。昔周之宣,有方有虎,诗人歌功,乃列于雅。在汉中兴,充国作武,赳赳桓桓,亦绍厥后。

从赵充国一直到其孙赵钦,都被封为营平侯。并且赵钦又娶了敬武公主为妻,更使这支赵氏家族陡增荣耀。

但是,可惜的是敬武公主生不出儿子来,公主便将赵家一个叫习的婢女生的儿子,谎称是自己所生,起名赵岑。目的当然是挽回皇族和赵家的面子,并传衍赵氏家族。赵钦死后,这个赵岑便承袭了侯位,习氏也成了太夫人。谁知道赵岑的亲生父母贪得无厌,不停地索要钱财,赵岑不再给时,就把实情告到官府。于是赵岑被罢免侯位,和他父母一样沦为贱民。元始年间(公元3~6),汉朝修功臣后代表,汉平帝又把爵位重新授给了赵充国的曾孙赵纂,仍然为营平侯。

其后“宗族条分,裔布诸华”。赵充国另一个曾孙赵丰,字叔奇,为监度辽营谒者。赵丰有二子:赵孟元、赵子仁。赵子仁为敦煌太守。赵孟元有四子,名赵孟长、赵仲元、赵叔宝、赵宽。赵宽,字伯然,自上邦(今甘肃天水西南)迁家至破羌(今青海乐都县),为护羌校尉假司马。在一次战斗中,其兄长孟长、仲元、叔宝“皆并震没”,只剩下赵宽一人。赵宽因“郡县残破,吏民流散”,乃又徙家冯翊(今陕西大荔县),以招徒授业为生。其有三子,名赵子恭、赵子惠、赵璜。子恭为郡行事;子惠为护羌假司马;赵璜为长陵令。

赵充国还有一弟名赵子声,为侍中。其子赵君游,为云中太守。君游有四子:赵游都,为朔农都尉;赵次卿,为高平令;赵子游,为护苑使者;赵游卿,为幽州刺史。

三、乱世英豪

五胡乱华开十六国之乱,少数民族政权相继成立,征服与反征服的闹剧不断地被上演。

天水赵氏家族在这不断改朝换代的大动荡中,随时调整自己以适应时代的变迁,在乱世之中临危不惊,更显名门望族之底气,涌现出许多能文能武的豪杰。

赵昌、赵迁兄弟二人及其子孙们,就是其中有名的代表。

据史载,赵昌、赵迁的九世祖是汉代的光禄大夫赵融。赵昌曾任后赵石勒的黄门郎。赵迁曾任后秦尚书左仆射(位同宰相)。

下面就简要介绍赵昌、赵迁后代繁衍的情况。先说赵昌这一支。赵昌有二子:赵逸、赵温。赵逸,字思群。“好学夙成”,在后秦姚兴统治时入仕,凭其家族的特殊名分和其自身才能,年纪轻轻就做了中书侍郎,为正三品,参议朝廷大政,“四夷来朝,则受其表然而奏之”。他原来受姚兴之命镇守朔方,管理五部鲜卑和杂胡二万余落。于是姚兴派齐难出征赫连屈丐,赵逸为军司,但失败了,为屈丐所虏。赫连屈丐为笼络世族,就拜赵逸为著作郎。

但时局瞬息万变,拓跋部鲜卑已强大起来,建魏国,开始征服中原,拓跋焘攻占统万,并把赵逸掳到北魏。拓跋焘很敬重赵逸,但赵逸似乎对旧政权心存旧情,作为汉人对少数民族政权颇有微辞,在他的诗文辞赋中或明或暗地讥讽影射时政,对自己身陷夷乡感喟悲伤。拓跋焘对赵逸的才华久有耳闻,就派人找来一部分看,不禁勃然大怒:“竖儒无道,竟然敢说这种话,马上把他抓来杀死!”司徒崔浩也很钦慕赵逸,他认为如果杀掉赵逸这样的硕儒和世族后人,会使很多汉族知识分子和大族们心寒,不利于北魏统治,于是劝谏说:“他无知妄说冒犯天颜固然罪不容赦,但他文笔清新高雅,在士林中享有盛誉,代表着一种势力。皇王有道应当心胸坦荡,姑且容忍他吧。”拓跋焘思之再三,不但没有加罪,反而拜赵逸为中书侍郎。

公元430年的一天,天气出奇的好,拓跋焘兴致很高,他驾幸白虎殿,命百官赋诗作辞称颂当朝。一时众文官口唾珠玑,舌吐璀璨,锦乡诗文美不胜收,蔚为壮观,而赵逸更是独领风骚,技压群芳。拓跋焘龙颜大悦,朝臣们也都称善。这时,赵逸已经从过去的尴尬中走出来,逐渐顺应了时代。

几年以后,赵逸拜宁朔将军、赤诚镇将军。他绥靖四方,拓荒抚民。前后十几年,这里人民安居乐业,一片升平盛世景象。这也是北魏比较发展繁荣的阶段。但赵逸毕竟老了,于是“频表乞免,久乃见许”。赵逸生平喜爱古书,研治三坟五典。晚年更加勤奋,七十多岁了仍然手不释卷。他一共著述了诗、赋、铭、颂、文共五十多篇,颇为时人称道。

赵温,是赵逸的长兄,字恩恭。他学识渊博,名气很大。在姚泓执政后秦时,他在他的家乡天水郡做过太守。后来南朝宋政权的刘裕征伐后秦,姚泓战败。赵温则在战乱时流落氐族人地区。氐王杨盛和他的儿子杨难当,都对赵温很好。杨难当占据汉中地区后,拜赵温为辅国将军,并兼秦梁州的刺史。后来杨难当被迫臣服于强大的北魏,自称藩属。拓跋焘仍然让赵温留在杨难当官府中任司马,后病死在仇池(今陕西略阳县)。

赵温有三个儿子,长子名赵广夏,曾任中书博士。二子,名不详。三子赵琰,因品德高尚、重人伦孝义,被列入《魏书·孝感传》中。

赵琰,字叔起。苻坚举兵南下时,其家人被战乱冲散,他被奶妈带着奔逃到了寿春(今安徽寿县),一直到十四岁时才回到老家。他尊奉儒家伦理和赵氏家风,对奶妈很孝顺,悉心照料。奶妈只要有病,他一定要亲自熬药调制,并服侍喂下。皇兴年间(467~471),即魏献文帝拓跋弘时,他举家迁至京师,因是赵氏家族的子弟,所以受到北魏统治者的礼遇。先是任兖州司马,转升为团城镇副将,后又到淮南王府做长史。

《孝感传》中记载了赵琰许多崇礼仪道德、重人伦孝义的故事。有一次,他送儿子赵应到冀州去相亲。走在路上时,仆人们看到一只无主的羊,就随手牵上了。走了三十里路以后,赵琰知道了,责令他们立即把羊送归原处。又有一次,他外出办事,看到路边有一个摊主卖羊肉羹,摊主认识赵琰,就急忙送上一碗。赵琰知道这家伙是偷杀的别人的羊,就鄙夷地坚决拒食,打马扬鞭而去。还有一次,农忙季节,他派仆人去买犁刀,卖主不小心多给了六张。仆人喜滋滋地回来报告,却被当头泼了瓢冷水:“马上送给卖主,我不能贪这种不义之财。”卖主十分感激,素闻赵琰是个仁者,就坚决不肯收回,赵琰就让仆人把犁刀放在地下,然后离去了。赵琰一生常萦绕于心的一件事,就是将客死于异乡仇池的父母棺柩移到京师。然而当时禁制非常严格,不可能越关过隘,把棺柩移葬到京师。因此每到祭祀祖先时,他都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每念及葬亲之事就痛心疾首。直到晚年,他感到再也没有希望迁葬父母了,“乃绝盐粟,断诸肴味,食麦而已”,抱憾辞世。

赵琰有两个儿子,长子赵应,次子赵煦。赵煦,字宾育,喜爱音律,以擅长歌唱填曲而名闻天下,曾做过秦州刺史。

再说赵迁这一支。这一支更加显赫。

刘裕灭姚泓以后,把赵迁的子孙们一度迁到建业(今江苏南京市)。但鸟恋旧林,人思故园。赵迁的玄孙赵翼,以及赵翼的儿子赵超宗、赵令胜、赵遐、赵叔隆、赵穆等,分别在北魏太和、景明年间北归降魏。

赵翼,“粗涉书传”,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但是在为政上表现出了很高的才能,"通率有器艺"。他在做平昌太守时,就因治郡有方,为朝臣称颂。后来他被招人京做过军校,又加官镇远将军长史。他在军事上和文书上的才能,颇为领军元叉所赏识,引为股肱。赵翼最后官至光禄大夫。死后,赠官左将军、齐州刺史。

赵超宗,身高八尺,魁梧的外表使他更具大将风采,实际上他也颇有将略。太和末年,赵超宗为禄州平南府长史,带汝南太守,后加官为建威将军,赐爵为寻阳伯。后又累迁骁骑将军、征虏将军、歧州刺史。晚年又转为河东太守,并卒于任上。他在河东当太守时,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内以修己,外以安民,爱护老百姓,地方上颇有美声,所以他死后,河东“百姓追思之”。赵超宗死后被迫赠为本将军、华州刺史,谥号“成伯”。

赵超宗儿子赵懿,承袭其爵位,历任员外常侍、尚书郎。早卒。

赵懿之子赵煲,少时就以有气节闻名。父亲英年早逝,他侍奉母亲极孝。十四岁时,有人把他父亲墓上的柏树伐倒偷走了。他恸哭不止,认为父亲地下之灵没得安宁,自己十分愧疚,便四处寻觅,终于找到了盗贼,并把他交给官府严加惩办。

赵煲才华出众,文名很高,受到当朝左仆射周惠达的赏识。魏文帝时,他出任相府军参事,随军大破洛阳,大军班师回朝后,赵煲主动留下来,继续镇压流亡的敌军,收拾残局。赵煲率军和北齐军前后五战,给齐军以重创,以军功封平起县男爵,“食邑三百户”。又累迁中书侍郎,主管重要文件起草和接待夷族工作,参议朝政,官居正三品。

北周灭西魏后,赵煲又为北周陕州刺史。蛮夷首领向天王聚众叛乱,进攻信陵、秭归两郡。赵煲率兵五百余人,出其不意,奇兵突袭,夺回两郡。

在与南朝陈军作战中,赵煲更显示了他非凡的军事才能。北周当时在长江南岸据守安蜀城。南方正值雨季,长达几十天,雨水把城墙冲坍了百余米的一段。有个叫郑南乡的夷族首领背叛北周,想引导陈将吴明彻从这个缺口打进安蜀,情势千钧一发,部下们都主张应马上修复倾城。但赵煲认为这种消极防御无济于事,并且会伤亡很多,代价太大。他成竹在胸,命人火速前往江北的另一个蛮夷首领向武阳那里,用高官利禄诱使他乘虚偷袭郑南乡的老家,把郑南乡的妻子老小全家都掳了来。郑南乡听说以后,慌得六神无主,再不敢出头,他的党羽也纷作鸟兽散,陈兵也只得撤走了,安蜀之围轻松得解,这正是“围魏救赵”、避实击虚的战术。第二年,吴明彻又多次侵犯,前后与北周共打了十六仗,赵煲每次都力挫其锐气,重创顽敌。皇帝因他功勋卓著,授他开府仪同三司,后升为户部中大夫。

周武帝“欲收齐河南之地”,赵煲独言不可。他劝谏说,“河南洛阳,四面受敌,即使夺回,也难以坚守。不如从黄河北上,暗袭太原,倾其巢穴,这样就可似一举而定,事半功倍!”但周武帝自侍兵强,也不愿劳兵远征,不听劝阻,执意正面作战,结果无功而返,并损失惨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周武王听信小人谗言,将赵煲贬为益州总管长史。后赵煲又凭着自己的才能,人为天官司会,累迁为御正上大夫。

赵煲曾和当朝宗伯斛斯征有矛盾,难以共事。斛斯征任齐州刺史时,犯了不赦大罪,被押人大狱,他自知罪孽深重,就越狱逃跑了。皇帝大怒,派有司大举搜捕,发誓一定缉拿归案。赵煲却秘密上奏说:“斛斯征自知罪重,怕被处死,所以会没命地逃窜,要么向北投靠匈奴,要么向南到吴越之地。他虽然愚陋,但他为官已久,知道很多国家机密,如果他真是跑到敌国去,对朝廷可贻害无穷啊!如今正值大旱,灾情严重,不如乘此施行大赦……”斛斯征因遇到大赦,得免死罪,也用不着逃匿敌国了。由此可见,赵煲心胸之宽和多么有计谋。

五胡乱华后的南北朝时期真是多事之秋,朝廷更替频繁,赵煲已经经历了两三朝代了,现在他又要成为另一朝代之臣了。杨坚曾是北周丞相,又升为大宗伯。公元581年,杨坚废帝登基,建立了统一的王朝隋,是为隋文帝。

赵煲和杨坚同朝为官,杨坚当上了皇帝,便给赵煲进位为大将军,赐金城郡公爵,食邑两千五百户,拜为相州刺史。后又因赵煲“晓习故事”,有治国方略,因而拜为尚书右仆射,掌握行政大权,典领百官。

但官场如战场,赵煲不知怎么得罪了隋文帝,以“忤旨”之罪,被赶出京城,到陕州去当了刺史,后又到冀州做刺史,赵煲对百姓非常仁爱,管理有方,受到当地官员和人民的爱戴,享有极高的威望。有一次,赵煲得有微疾,当地老百姓到处奔走,为他求医问药,“争为祈祷”。冀州本来社会风气不好,不法商贩经常缺斤短两,赵炎就命人制造了“铜斗铁尺”,即现在所谓的“公平秤”,置于市,“百姓便之”。杨坚知道后认为是个好办法,就推广到全国,“颁告天下,以为常法”。有一次,一个人到赵煲的田里偷谷子,被当场擒获。赵煲却说:“这是我做刺史的没有把社会风气改造好,不是他的过错!”教育了一番后,即把那人释放了,随后派人送给那个人一车谷子。那人羞愧难当,良心上的谴责过于受重刑。

赵煲“以德化民”,使冀州的社会风气大有改观。隋文帝巡游洛阳,赵煲前来觐见。文帝看着这位头发苍白的老臣,大加赞誉说:“冀州大藩,民用殷实,卿之为政,深副朕怀。”

赵煲于开皇十九年(580)卒,享年六十八岁。

赵煲有两个儿子,长子赵义臣曾做过太子洗马。隋末农民起义风潮四起时,他和杨谅起兵反叛,失败被杀。次子赵正臣,生赵德皆,在唐朝时任殿中丞。

赵超宗有个弟弟叫赵令胜,身高八尺,性情烈狂,智力过人。因赵氏家族当时是世家大族,九品中正制在一定时期内还在实行,所以赵令胜轻轻松松坐取高官,任河北、恒农二郡太守。但他贪污残暴,被御史所弹,因而坐罪,幸运的是他遇到灾年大赦,得以免罪。赵令胜不仅贪财,而且好色,他见异思迁,看到一个姓潘的美貌女子就重金聘为小妾,并且宠爱有加,迷惑不知所往,把他的原配夫人羊氏彻底冷落了。羊氏自然妒火中烧,纠缠不休。而在中国古代超稳定家庭结构下,休妻不容易,尤其是大族。夫妻二人诉讼公堂,互相揭发隐私,无所不用其极,污秽之事显露无遗,“丑秽之事,彰于朝野”,一时被人引为笑谈。神龟末年,他自后将军、太中大夫出为恒农太守,并卒于官。

赵遐,初为军主,随魏孝文帝征伐南阳。景明初年,任梁城的戍备司令。南朝梁武帝萧衍曾围困梁城,但久攻不下。赵遐以军功被封为牟平县开国子爵,食邑二百户。

赵遐和赵充国一样,也是一时名将,用兵如神。他以左军将军、假征虏将军、督巴东诸军事的身份,镇守南郑。当时萧衍的冠军将军、军主姜修率兵二万屯在羊口,辅国将军姜白龙据守南城,龙骧将军泉建率由居民组成的军队北人桑坯。姜修又分军据守兴势,龙骧将军谭思文据夹口,司州刺史王僧炳屯兵南安,对南郑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准备一举攻下南郑。但赵遐并不惊慌,他只率精兵九千,左右冲击,在数百里范围内前后奔袭,先后杀敌五千多。

赵遐还师后,以辅国将军出为荥阳太守。当时萧衍大将马仙埤率众攻朐城,卫戍司令傅文骥固守不出。魏帝命赵遐持节、假平东将军为别将,和刘思祖一同前往援救。时值夏天,大雨滂沱而至,道路泥泞难行。赵遐等历经跋涉,刚到朐城时,马仙埤就乘他们立足未稳之时,发兵来战。刘思祖一看大事不好,便率军临阵逃跑了。赵遐孤军奋战,独破马仙埤,斩其大将李鲁生、葛景羽等。马仙璋又率兵跑到朐城西部的固城外,“阻水列栅”,以围固城。赵遐亲自潜入水中,试探水之深浅,后结草为筏,在深夜时命士兵口衔枚而进,冲破六道木栅,遂解固城之围。赵遐率军返回再救朐城,都督卢昶也率大军跟随。但没想到傅文骥支撑不住,竟然以城投敌,朐城落人敌军之手。魏军大溃,卢昶弃其节传,单骑逃走,只有赵遐握节而还。赵遐以军事失利,论罪免官。延昌年中,赵遐才被重新起用为光禄大夫、使持节、假前将军为别将,防守西荆。熙平初年,出为平西将军、汾州刺史。

赵遐死后,被赠官为安南将军、豫州刺史,谥号为“襄”。

赵遐的儿子赵子献,承袭其爵位。第四子赵子素,官至司空长流参军。赵叔隆,大概在其兄弟当中是最不争气的一个。他曾是步兵校尉。永平初年,他和悬瓠城的白早生一同叛逃南朝宋国。镇南王邢峦平定豫州时把他们抓回来了,经同族长辈赵文相救助,被宽宥无罪。后来赵叔隆投机钻营,自己用钱买通权贵,当上了秦州西府长史,又加官镇远将军。秦州殷实富足,离京师又很远,所谓天高皇帝远,所以他和敕使元修义毫无忌惮地聚敛钱财,收受贿赂几十万。当时世风贿赂公行,整个社会毫无秩序,赵叔隆用钱又买得冠军将军、中散大夫,不久又升为左军将军、太中大夫,颇有权势。但他犹嫌不足,又贿赂三公之一的司空刘腾,又得为中山郡内史。他在中山郡毫无政绩,“专以货贿为事”。赵叔隆还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其族人长辈赵文相帮他免罪,他不仅没有报恩之意,反而与赵文相绝交。赵文相作为长者,不以为恨。赵文相为汝南内史后,还多方照顾赵叔隆家。但赵文相死后,赵叔隆竞对赵文相的后代漠不关心。因此,“时论贱薄之”。

赵穆,擅长书记,写得一手好文章,尤其工于实用文体。做过汾州平西府司马。赵穆幼年时赵翼就很喜欢他,认为其品行端正,可堪造就,经常带在身边言传身教。赵翼临死时,就把赵穆托付给领军元叉。后任汝南内史。

另据记载,赵迁还有一子叫赵令超,曾做过北魏河北太守。赵令超的孙子赵怀讷,曾为广州刺史,后升为广州总管。赵怀讷有两个儿子,一名赵慈景,一名赵慈皓。赵慈景曾娶隋朝公主为妻,作了驸马郎,任兵部侍郎、华州刺史等职。赵慈景有二子:一名赵节裳,一名赵奉御。赵慈皓也做过巴州刺史等官,有子名赵持。

从上述可以看出,尽管南北朝时朝代更替频繁、战乱不已,但天水赵氏家族历几代常青不坠,数百年家世显赫,这在中国历史上极为少见。天水赵氏家族不仅在北朝群星闪耀,光芒四射,就是在南朝也不乏留名青史者。赵知礼就是其中之一。

赵知礼,字齐旦。父亲赵孝穆曾在梁朝做过侯官令。赵知礼从小就喜爱文史经籍,“善书翰”。文章大气纵横,书法飘逸隽秀,当时享有盛誉。梁朝大将陈霸先,在征讨元景仲时,有人向他推荐赵知礼做书记工作。赵知礼“为文赡速,每占授军书,下笔便就,率皆称旨”,深得陈霸先的赏识,从此以后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委以重任,参与军机策划。

后来,在平定侯景之乱时,赵知礼立了大功,被授以要职。

侯景,字万景,怀朔镇(今内蒙古包头东北)人。先属北魏尔朱荣,继归高欢,为镇守河南的大将。大统十三年(547)因恐被高澄(高欢子)所杀,降梁,受封为河南王。侯景出身庶族,虽然掌握一定的军权,但实际地位并不高,因此他就想通过和高级士族联姻,来提高自己的门第。所以入建康(今南京)前,曾求婚于侨姓士族王、谢之门。梁武帝萧衍对他说:“王、谢门高非偶,可于朱、张以下访之。”侯景听了大怒,说:“我将娶你的女儿!”于是与梁宗室萧正德勾结,举兵反叛,攻破建康。及陷建康,对“富室豪家,恣意裒剥,子女妻妾,悉入军营”。当时许多门阀士族,因为“骨脆肤柔”,“体赢气弱”,战乱中不堪行走,不耐寒暑,死掉无数。北齐颜之推曾说,两晋之际南下的百家士族在建康者,经侯景之乱,已“覆灭略尽”。陈霸先率兵讨伐侯景,与之恶战于白茅湾,陈霸先与王僧辩在军事计划上产生分歧。于是多次上书梁元帝萧绎,反复阐述自己部署的合理性。这些上书全由赵知礼一人所写,文章逻辑严密,极有气势和说服力,结果梁元帝采纳了陈霸先的计划。平定了侯景之后,陈霸先上书为赵知礼请功,赵知礼被授中书侍郎,并被封为始平县子,邑三百户。

后陈霸先杀王僧辩,立萧方智为帝。永定元年,陈霸先废萧方智,自立为帝,是为陈武帝,国号陈,梁亡。

陈武帝欣赏赵知礼的才华,就提拔他为散骑常侍、太府卿,主管军政。后陈武帝的儿子陈文帝又给赵知礼晋爵为伯,增邑七百户。后盘踞湘、郢二州的萧梁残余势力王琳起兵,并联合北齐进犯建康。陈文帝打败了他们,赵知礼因功,又被任为明威将军、吴州刺史。

赵知礼通晓军事,喜怒不形于色,每逢军国大事,陈文帝都向他问策。随着日月的推移,赵知礼的声望日隆,“再迁右将军,领前军将军。”

天嘉六年(559),赵知礼卒,时年四十七岁。诏赠侍中,谥号曰“忠”。其子赵元恭继其嗣。

四、隋代风流

天水赵氏家族在隋代也是人才辈出,前面已有所涉及,这里再介绍赵芬这一支系。据《元和姓纂》记载,赵芬是赵公辅的直系后代。赵芬的九世高祖为赵公辅的十二代孙赵融,祖父赵密,曾做过东晋的南蛮校尉。父亲赵演,曾为北周秦州刺史。

赵芬,字士茂,天分极高。“少有辩智,颇涉经史”。周太祖宇文觉让他在相府中任参军一职,做书记工作,累迁熊州刺史。后因抚纳降附,得二千户,被加封为开府仪同三司。不久,又被提升为吏部下大夫。周武帝宇文邕时,拜他为内史下大夫,转少御正。申国公李穆讨伐齐时,赵芬随行为行军长史,因他十分称职,而被封为淮安县男,食邑五百户。后又外出任淅州刺史,再迁为东京小宗伯,镇守洛阳。

赵芬仕途相当顺畅。他精明强干,在他所担任过官职的地方,都有很突出的政绩和良好的口碑。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博闻强记,历史上的典章制度,他无所不知。每当朝廷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众不能决时,就请教赵芬。他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很快就将问题解决,朝臣“莫不称善”。

杨坚做北周丞相时,权势熏天,并执掌兵权。于是,尉迟迥和司马消难二人,便密谋欲杀杨坚夺其军权。赵芬得知此事后,便偷偷告诉了杨坚。从此以后,杨坚便把他引为知己,升他为东京左仆射,晋爵郡公。杨坚建立隋朝,当上皇帝后,在开皇初年,就拜赵芬为尚书左仆射,位同宰辅。并命他和郢国公王谊共同修订大隋律令。而正是这个律令成为后来著名的“唐律”的基础,为后代人制定法律提供了范本。律令修好后,杨坚对他更是宠信有加,命兼内史令,“甚见信任”。后来,赵芬因年老多病,就到蒲州做了刺史,加封为金紫光禄大夫,仍然管理函谷关以东的粮运和漕运。赵芬赴蒲州上任时,杨坚特赐给他"钱百万,粟五千石"。

数年后,赵芬上表乞骸骨,告老还乡。杨坚恩准,并“赐以三骥轺车,几杖被褥”,送归乡里。就连当时的皇太子杨广,也赠送绣花巾帔,以示敬重。

几年后,赵芬安详地辞世。杨坚得到讣告后,非常悲痛,特派使者来代他祭奠,大鸿胪寺监护丧事,丧礼办得异常隆重。

赵芬有四子,分别是赵元恪、赵元恺、赵元叔、赵元楷。

长子赵元恪继嗣,官至扬州总管司马,左迁侯卫长史、兵部侍郎。赵元恺官至工部员外郎。幼子赵元楷和长兄元恪一样,“皆明干世事”。大业年间,赵元楷任历阳郡丞,“竭百姓之产,以贡于帝”,深得隋炀帝的赏识,将其提拔为江都郡丞,兼领江都宫监。

值得一提的是,赵元楷的夫人崔氏,因宁死不受辱,而被列入《列女传》,尽得其风流。

崔氏是清河武城(今河北清河县)人,也出身仕宦大族。其父崔憔,博览群书,举秀才,有文名,当时世人有“京师灼灼,崔德、李若”之语。在隋朝官至员外散骑侍郎。崔僬因“世为着姓”,对女儿择婿的条件极高。越国公杨素看重其门第,为子杨玄娶其一女为妻。当时聘礼甚厚,但崔僬仍嫌其门第低,而心中不快。迎亲之日,公卿满座,杨素派人骑马去迎接他,而他故意身穿破衣,骑着毛驴而至。杨素推令其上座,他则露出“轻素之色”,不讲礼节,出言不逊,羞辱杨家。杨素愤然拂衣而去,“竞罢座”。赵元楷娶其女为妻,亦是因“重其门望”,而“厚礼以聘之”。崔氏从小受到严格的教育,行止坐立甚有礼度。赵元楷也非常敬重她,史载:“虽在宴私,不妄言笑,进止容服,动合礼仪。”

隋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朝廷内外一片混乱。而隋炀帝这个独夫民贼却仍然在江都寻欢作乐。他还照着镜子对皇后说:“好头颈,谁当斫之?”不久,宇文化及发动政变,用绳子将其勒死。

赵元楷在混乱中携家逃至河北,后又准备到长安。但当走到滏口(“太行八陉”之一,在今河北磁县西北鼓山,滏水发源于此)时,遇到了一伙强盗前来抢掠,赵元楷拼力逃脱,而崔氏却落到强盗的手中。强盗头目看到崔氏长得漂亮,就想让她当自己的妻子,崔氏轻蔑地说,“我是士大夫的女儿,当朝左仆射儿子的妻子。今日家国破亡,自可即死。让我做你们贼人之妇,那是办不到的!”强盗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乃“毁裂其衣,形体悉露,缚于床箦之上,将凌之”。崔氏害怕为其所辱,就骗他们说:“今力已屈,当受处分。不敢相违,请解缚。”群贼窃喜,给她解开绳子。崔氏趁机猛地从一个强盗身上抢过一把刀来,倚树而立,厉声说:“欲杀我,任加刀锯;若觅死,可来相逼。”众贼大怒,把她乱箭射死。可怜冰清玉洁之身,霎时香消玉殒。

赵元楷逃出敌手后,到附近领来一支军队,把杀害妻子的众强盗擒获,并把他们身体肢解,祭奠于崔氏灵柩之前,以慰其在天之灵。

据《元和姓纂》记载,赵芬有个哥哥叫赵嶷,字士亮,生有五子,分别是赵方、赵改、赵海、赵唐、赵职。赵方官至太仆少卿,有子二人,分别叫赵本道和赵本质。赵本道又有四子:赵思、赵谦、赵琮、赵埏。赵琮在晋阳做过县令,赵埏有子赵懋伯,为河南省尹。赵懋伯生子赵素肇。赵本质则做过泗州刺史。

五、唐朝拜相

天水赵氏家族,如果说魏晋以前其族风是粗犷豪放的,那么隋唐以后就渐渐融人了几丝阴柔之美。

自赵公辅以来,赵氏家族名将如云,魏晋之前出现了不少精通军事的将帅,而自魏晋以后,赵氏家风为之一变,其成员中出了许多胸怀锦绣的文官,精研经书且工于书翰。但不同于纯粹儒生的是他们并没完全从军事中脱出,而最终投笔从戎,以文授武,由此达到经纬国家,实现自身价值的目的。原因是一则科举制度不发达,读书一途难以成事;二则他们处于陕甘边缘,兵事频繁,民风也趋于粗犷豪放,所以为时势所迫,“宁为百夫长,胜似一书生”的观念始终萦绕在他们的心头。为振昌家族,他们只能是以文为辅,崇尚武功。

隋唐以后,较为完善的科举制度得以确立,这对于门阀士族不啻是一次沉重打击,而对于天水赵氏来说,既是一种机遇,也是一次挑战。事实证明天水赵氏的适应力和韧性是相当强的。从隋代开始,赵氏家族中就出现了许多文官,到了唐代,更出现了赵仁本、赵憬、赵彦昭几位宰相,把这个世代望族又一次推向巅峰。

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赵仁本也是赵公辅的直系后裔。赵公辅的十二世孙赵融,赵融的七世孙赵瑶。赵瑶,曾任后魏河北太守。而赵瑶就是赵仁本的五世祖。赵仁本的祖父赵干赞,官至隋幽州刺史,封阳武公。父亲赵玄极,官至忻州刺史。

赵仁本出仕之时正在唐初。唐太宗以隋为鉴,励精图治,勤于政事,以避免“覆舟之祸”,所以整个社会蓬勃向上,焕发着无穷活力。赵仁本可谓生逢盛世。

当时唐太宗认为,“致安之本,惟在得人”,所以非常重视选官用人。朝臣莫不为一时之俊,如“孜孜奉国,知无不为”的房玄龄、“每以谏诤为心,耻君不及尧舜”的谏臣魏征、“才兼文武,出将人相”的李靖、“敷奏详明,出纳推允”的温彦博、“处繁理剧,众务必举”的戴胄、“激浊扬清,嫉恶好善”的王琏等,都是才华出众、竭力奉上的贤臣。唐太宗也不愧为一代明君,他注意考察地方官的优劣,平时把各地的都督、刺史的名字写在屏风上,将其善恶之迹,“皆注于名下,以备黜涉”。所以贞观时期的政治十分清明,社会经济迅速恢复。

赵仁本在这种健康的政治环境中如鱼得水,以自己的过人才能步步迁升。在贞观年间,累转殿中侍御史。自义宁(隋恭帝年号)以来,皇帝的诏书敕令全部出自赵仁本之手,每遇到重大事件他都暗暗地记录下来,不仅唐太宗对他十分赏识,当时的人也都很佩服他。

唐朝作为四夷来朝的大国,外交往来十分频繁,长安城极度繁华,各国使节、使团络绎不绝。有一次,唐太宗拟派一名御史,远使外廷。因路途遥远,困难重重,很多同列官员相互推辞:甲说乙经验丰富,熟悉夷务;乙说丙才识渊博,堪当此任。其实谁也不愿意去。这时赵仁本毛遂自荐,愿越级出使,为国分忧。他对治书侍御史马周说:“吃皇上的俸禄,就要能为帝王之事而死。我此次远行,路途艰险,凶多吉少。但我为君为国在所不辞!”后来,他圆满地完成使命而归,唐太宗非常满意,因而授他为吏部员外郎。

唐高宗干封二年(667),赵仁本升迁东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不久,又转为司列少常伯,权知政事。这时,赵仁本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实际上已行宰相之实。因为唐初开始加强中央集权的官僚统治机构。三省六部制经过魏晋时期的发展至隋已大体成形,到唐前期又进一步完善。尚书、中书、门下三省中,尚书台长官尚书令地位最高,到唐太宗以后因嫌其权重就不再实授,而让地位较低的左、右仆射代为长官。唐初,中书省的长官中书令(二人),门下省长官侍中(二人)和尚书省的左右仆射都是宰相,一起在门下省的政事堂共议国政。因三省长官地位显赫,朝廷不轻易授人。为弥补宰相缺额或扩大宰相的人数以分权,皇帝常指定年纪较轻和级别较低的官员参加政事堂会议,他们要加上“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名号,说明他们也是宰相。高宗以后,尚书左、右仆射也要加“同三品”名号才能参加政事堂会议。这样做是为了削弱尚书省职权,便于控制。

这样看,赵仁本虽是宰相,但权力并非很大,级别也不很高。高宗时许敬宗为右仆射,权势炙手可热。有一次许敬宗请赵仁本办理某事,而被赵仁本严词拒绝,从而与许敬宗结下怨隙。不久,改授赵仁本为尚书左丞,罢知政事,不再是名义上的宰辅了。但他管理吏户礼三部,仍有实权。咸亨初年,赵仁本卒于任上。

史官称赵仁本“请当远使,终升辅相”,与高宗时另外两个宰相孙处约、乐彦玮,“并有名迹”。

然而,在赵氏家族中,比赵仁本更有“名迹”的,则要属赵仁本的曾孙赵憬。

唐朝中期,朝野相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位品德高尚、士林景仰的大臣的母亲去世后,神灵为了嘉奖他和他的家族,使他母亲的坟上长满了香芝幽兰。古之谓“芝兰之德”,是此也。一时名闻遐迩,人们争相观望,蔚为奇观。人们交口称誉,给这位大臣增添了几分炫目的光彩,他就是唐代名相、赵仁本曾孙——赵憬。

赵憬,字退翁,曾祖即上文所述的吏部侍郎、同东西台三品的赵仁本,祖父赵宣,历左司郎中,父赵道先,洪州录事参军。赵憬虽出身于名门之家,但“志行峻洁,不自炫贾”,为人正直,清廉俭约。宝应年间(762~763年),唐代宗李豫在长安城附近选择风水宝地大修泰、建二陵,伤财蠹民,用度极广。而吐蕃人又在西南边境骚乱不止,军饷紧张,所以又向百姓加税,天下饥寒。赵憬对朝廷如此铺张浪费、不管百姓死活的做法十分不满,于是身穿褐衣上疏,请求“杀礼从俭”,“士林叹美”。

赵憬少好学,不求闻达。开始时只是任江夏尉,后累迁至监察御史,随牒藩府,任殿中侍御史、太子舍人。建中初年,有司提拔他任水部员外郎,官从六品上,他未去上任。湖南观察使李承请他去做副职,赵憬欣然前往。一年多后,李承病死,赵憬暂代正职。不久,被授潭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湖南观察使。二年后,赵憬辞去官职,回到京师,“闭门静居,不与人交”。当时的人为了升迁往往到处攀附权贵,奔走于公卿之门,上蹿下跳,狼奔豕突。而赵憬却闭门不出,养自己浩然之气,修自己芝兰美德,确是罕见。后来李泌向皇帝举荐,德宗特召对于别殿,赵憬博通古今,对答如流,深得皇帝的赏识,于是拜为给事中,地位近于宰相。

唐朝常常以和亲政策来增进与邻邦的友谊。我们知道,回纥政权向与唐朝友善,每任可汗都要经过唐朝册封。安史之乱时,正是由于回纥两度派兵增援,配合郭子仪、李光弼等才平定了叛乱。从肃宗起,两国更加密切。贞元四年(788),咸安公主远嫁回纥。德宗命检校右仆射关播为使节,赵憬为副使,护送公主出塞。那时使者们常利用这个机会大发其财,从中收受馈赠和贿赂。而独有赵憬两袖清风,整个使团的人都很仰慕他的品德,这种美誉也传到了皇帝的耳中。赵憬等人出使还未归来时,正巧尚书左丞一职缺人,德宗就说:“赵憬堪当此任!”于是赵憬奉使回来后,便升为尚书左丞,主管吏户礼三部。

按照唐朝惯例,每到年终都要对官吏进行考评,论其功过和政绩优劣以决定升迁与否。赵憬清如止水,被定为优等,受到广泛好评。但赵憬自己认为,他举荐为果州刺史的韦证,因贪污而被免官,这是他用人不当,请求降职使用。宰相窦参早就嫉妒赵憬的才能,就想乘机奏本把他贬为同州刺史。但德宗认为赵憬人才难得,没有同意。校考使刘滋也说,赵憬本无大过,又主动承担过错,这样的人不仅不应降级,而且更应该擢升。贞元八年(792)四月,窦参被罢免宰相职,赵憬升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历史上有名的宰相陆挚同辅国政,二人同为宰辅。但陆挚虽有治国方略,却有点刚愎自用,并且在处理国事上一般不与赵憬等人商量,就擅作决定。这就破坏了政事堂会议集体领导的行政原则,有点专权跋扈的味道了。德宗对陆挚的做法有些不满,为了达到一种平衡而升赵憬为门下侍郎,“掌出纳帝命,相礼仪。凡国家之务,与中书令参总,而颛判省事。”赵憬兼理中书、门下二省的国家公务,所以权力的天平自然又向赵憬这方明显倾斜。陆挚感觉很不舒服,认为自己功勋卓著,却无缘受到压制,颇有生不逢时之感。因此屡称有病,对政事消极怠工,殊不知,犯了为政大忌。后来果然被罢免,而赵憬则独掌行政大权。

赵憬当政后在很多方面进行了整治,充分显示了他治国的才华。当时安史之乱虽已是昨日往事,但它仍然像梦魇一样经常萦绕在唐皇室和当政大臣们的心头,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赵憬感触尤深,他也在探寻究竟失误在何处。唐朝步人其中年以后,颓形渐显,官僚体制不当,藩属仍不安定,宦官继而擅权,农民起义的浪潮日益壮阔。作为当朝宰相,赵憬分明已感受到严冬袭来的迎面寒气。他力求从小农经济社会的历史中寻找救弊匡偏的办法,来医治这个机体老化的王朝。他认为,国之根本,在于选用贤才、节约用度、轻徭薄赋、聚敛宽松和刑罚得当。而其中选用贤才是要中之要。因此他“酌前代之损益,体当时之通鉴”,撰写了《审官六议》长文,进献皇上。这“六议”的主要内容是:

一议相臣。“宜博采从贤,用为辅弼。今中外知其贤者,伏愿陛下用之,识其能者任之,求其全材,恐不可得。”

二议庶官。“选士古今为难,拔十得五,贤愚犹半。进贤在于广任用,明殿最,举大节,弃其小瑕,随其所能,试之以事,用人之大要也。”

三议京司阙官。“今要官阙多,闲官员多。要官以材行,闲官以恩泽,是选拔少,优容众也。宜补缺员,以育人才。”

四议考课官。“汉以数易长吏,谓之弊政。其有能理者,辄增轶赐金,或八九年、十余年,乃人为九卿,或迁三辅,功绩茂异,遂至丞相,其间不隔数官。今陛下内选庶僚,外委州府,课绩高者,不次超升,致理之法,无逾于此。臣愚以为黜陟且立年限,若所居要重,未当迁移,就加爵秩。其余进退,今知褒贬之必应,迟速之有常。如课绩在中,年考及限,与之平转,中外迭处,历试其能,使无苟且之心,又无滞淹之虑。”

五议举遗滞。“陛下委宰辅举才,不遍知也,则访之庶僚;又不遍知也,访之众人。众声嚣然,十誉之未信,一毁之可疑。臣谓宜采士论,以誉多者先用,非大故者勿弃。”

六议擢用诸使府僚属。“诸使辟署,务得才以重府望。既经试效,能否可知,擢其贤能,置之朝列。宜须博采,无宜久滞。”

这六条选拔官吏的建议,是针对当时唐朝官吏选拔制度中存在的一些弊端而提出来的,因此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皇帝对赵憬的“六议”也深以为然,下诏褒奖。

赵憬辅政五年以后故去了,年六十一岁。他直至临死仍然念念不忘国家。德宗听说后痛惜不已,感觉失去了一位可以托重的忠臣,下诏加赠赵憬为太子太傅,谥日:“贞宪”。

赵憬一生性情淡薄,崇尚俭约,即使当了宰相,府第仍然两壁空空,“类贫士大夫之家”。所得俸禄,先建赵氏家庙,重后代传衍,而不重"第舍田产"。

赵憬生于唐玄宗时,为官历肃宗、德宗两朝。他举官能做到公正廉洁。他曾视察湖南,令狐垣和崔儆并为巡属刺史,两人不守法,赵憬毫不客气地给予处分。两人怨恨赵憬,于是常派人到处诋毁赵憬,败坏他的名声。赵憬当宰相之后,不记前仇,将崔做从大理寺正卿提升为尚书右丞,而令狐山亘当时刚被贬为衢州别驾,就升为吉州刺史,当时人都认为赵憬做得公正,“人以为贤”。

赵憬有子四人:宣亮、全亮、元亮、承亮。全亮官至侍御史、桂管防御判官。元亮官至右司郎中、侍御史知杂事。宣亮、承亮“皆以门荫授官”。有唐一代,天水赵氏家族除了赵仁本、赵憬祖孙二人相继为相外,还有一位在中宗时为相,他就是传闻以“巫力”致宰相的赵彦昭。

赵彦昭,字奂然,祖父赵子迁,官至隋鹰扬郎将。父亲赵武孟,官至监察御史。

关于赵彦昭的父亲赵武孟,史书上有一段有趣的记载。说是赵武孟少时不喜读书,经常和一些浪荡公子到野外荒山打猎。一次,他把捕获的野物,带回家孝敬寡居多年的母亲,他母亲非常生气,拒不食,哭着说:“你不好好读书,到处游荡,我家无望了!”赵武孟羞愧难当,连忙跪下认错,从此闭门不出,发奋读书,“遂博通经史”,一举考中进士。唐朝时考上进士相当困难,其考试的内容有贴经、诗赋和时务策,以诗赋为主。这就需要考试者不仅治经上造诣要深,而且对时事政局也要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刻的了解。此外,最重要的要长于诗赋,为文华丽流畅。因为唐朝时诗风极盛,律诗达到中国文学史上的最高成就,所以唐朝出现像李白、杜甫、杜牧等妇孺皆知的在世界文学史上光辉璀璨的巨星绝非偶然。而进士及第后易于飞黄腾达,时人称之为“士林华选”,“缙绅虽位极人臣者,不由进士者,终不为美。”所以赵武孟一举考中进士,说明他确实下了苦功。赵武孟中进士后,由长安丞升为右台侍御史,并撰有《河西人物志》十卷传世。赵彦昭少时"以文辞知名",也像他父亲一样,一举考中进士。中进士后,他先被调为南部尉,后由新丰丞升为左台监察使。唐中宗时,累迁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修国史,充修文馆学士。

景龙四年(707),金城公主下嫁吐蕃赞普,中宗命赵彦昭为使,陪同金城公主远嫁。赵彦昭害怕出使在外,时间长了会失去中宗的恩宠,就有点犹豫不决。这时司农卿赵履温看出了他的心思,悄悄地对他说:“你身为宰相,却为一介之使,你不觉得低下吗?”赵彦昭问:“那怎么才能不去呢?”赵履温神秘地说:“我去找安乐公主,请她帮忙。”

原来,安乐公主是中宗八个女儿中最小的一位,“姝秀辩敏”,中宗和皇后都十分宠爱。她曾自己私拟诏书,让中宗签可,“帝笑从之”。还请立自己为“天子女”,大臣魏元忠上书反对,她就大骂道:“魏元忠这个朽木,鸟足与其论国事?阿武之尚为天子,我为天子女有何不可?”于是与太平公主等七公主皆开府,而她的府中设官最滥,“皆出屠贩”,她还纳訾售官,所封官被人称为“斜封官”。由此可见其权势之大。许多官吏多依附其石榴裙下,史书载,安乐公主“光艳动天下,侯王柄臣多出其门”。赵履温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次,安乐公主请中宗把昆明池赐给她,中宗说:“先帝没有将它赐给人的。”公主一听火了,就自己开凿定昆池,想将它与昆明池一比高低。赵履温主其事,在池中造假山,高比华山,山上喷水,“回渊九折”,蔚为壮观;又置宝炉,“镂怪兽神禽,间以蕖贝珊瑚,不可涯计”。赵履温为得到安乐公主的宠信,极尽谄媚之能事,“尝褫朝报,以项挽车”。赵履温由此得到安乐公主的宠信。

当赵履温把赵彦昭之事告诉安乐公主后,果然就把赵彦昭留下了,中宗又另派左骁卫大将军杨矩代赵彦昭前往。

官场上的斗争是很残酷的。后来唐宗室内乱,赵彦昭也在其权力争夺中升降沉浮……

睿宗立,赵彦昭被放出任宋州刺史,不久又贬到归州。后又任凉州都督。人为吏部侍郎,持节安边,又迁御史大夫。

后来是宰相萧至忠与太平公主欲谋政变,被郭元振、张说等人率兵镇压。郭元振、张说二人与赵彦昭关系甚好,因此,事后便上奏说是赵彦昭首先得知萧至忠等人叛乱之事,并一起商量将叛乱镇压下去。赵彦昭由此得到提升,任刑部尚书,并封“耿国公”,实封一百户。

中世纪时代的人是很迷信的。他们往往盼望上天赐福,于是拈香祭祀,请巫师卜问,希望冥冥之中的神灵们和自己的先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庇佑他们个人官运亨通,财源滚滚,家族和睦平安,吉星高照。赵彦昭也未能免俗。中宗时,有一女巫叫赵五娘,经常挟鬼符出入宫禁,赵彦昭以姑姑称之。曾穿上女人的衣服,和妻子同坐一车偷偷地去拜谒求神。当时的人认为,“其得宰相,巫力也。”就是说赵彦昭是靠赵五娘的巫力,才升为宰相的。其实,赵彦昭之所以能官至宰辅,靠的是他的出身、个人才能和时势机遇,与“巫力”并无关系。但他崇信巫术,却给其政敌以把柄,致使自己身败名裂。

殿中侍御史郭震素与赵彦昭有过节,他得知赵彦昭信巫之事后,便上书说:“彦昭以女巫赵五娘左道乱常,托为诸姑,潜相影援。既因提挈,乃践台阶。……乾坤交泰,宇宙再清,不加贬削,法将安措?请付紫微黄门,准法处分!”后来姚崇入相掌权。姚崇向来讨厌赵彦昭的为人,便借此把赵彦昭贬为江州别驾。

赵彦昭在贬所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一段历程,郁郁而终。

从秦汉到隋唐,历时一千余年,天水赵氏家族延续、昌盛了几十代,直到陈桥驿兵变,涿郡赵氏得天下,天水赵氏家族的望族地位才逐渐下降,变得暗淡了。

但不容置疑的是,天水这支赵氏家族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仍在顽强地延伸着自己的血脉,其后裔遍布中华大地。在后述的名门望族中,有许多就是它的分支。

岁月悠悠,千年沧桑。回眸天水,这一赵氏的圣地,仍充满着神圣与神秘……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