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五世为王 家国百年

发表时间:2020-06-22 23:07

——番禺赵佗家族

公元1983年6月9日,在广州市区,一座沉睡了千年的古墓,偶然被发现。一个曾在此地昙花一现、鲜为人知的赵氏家族突然间家喻户晓……

这个赵氏家族,就是在秦汉年间独霸南越,建立南越国的赵佗家族。

赵佗,原为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县)人,被秦始皇派去征服南越,并留任任川县令。后趁秦末天下大乱之机,自立为王,建立了南越国,定都番禺(今广州市),从而使赵氏再次重温帝王家国合一之梦。

赵佗之后,先后有赵胡、赵婴齐、赵兴、赵建德继其王位。汉武帝于元鼎六年(前111)派大军擒杀赵建德,南越国灭。

南越国共历五代九十三年。

一、起家于战乱之中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灭六国,统一了中原,建都咸阳,建立了统一的封建国家。然而他并没有就此罢休,将目光又转到岭南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岭南是指五岭以南、南海以北的这片土地。五岭在今天的湘赣、粤桂边界上,具体地说,从东到西依次是大庚岭、骑田岭、萌渚岭、都庞岭、越城岭,它们是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的分水岭。岭南地区,直到秦代,仍是一个多民族的自由王国。所以在秦代称其为"百越之地"。他们或随畜转徙,或耕田有邑聚,或无君长,或有君长,其文化水准颇有出入。总之,在秦代,中国的南部,又别为一世界。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派大将屠睢率领五十万秦军,分兵五路南下。据史学家考证,这五路大军,其中两军在湖南,两军在江西,一军则直逼番禺。而本文所述的这支赵氏家族的始祖赵佗,就是当时秦军中的一员战将。

但是秦军征服越族的战争并不顺利,遭到了越人的顽强抵抗。越人不愿成为秦军的俘虏,纷纷逃人深山密林中。他们发挥自己善走山地、习水陛的长处,经常偷袭秦军,使秦军疲于奔命,连主帅屠睢都被杀死了。战争进入相持阶段,秦军陷入了攻不能克,守无后援的困境。秦始皇三十年(前217),下令监御史史禄开凿了沟通南北水运的秦凿渠--灵渠。灵渠沟通了湘江和漓江水系,解决了秦军粮食运输的大问题。灵渠修成后,始皇三十二年末或三十三年初(前215~前214),派秦尉任嚣、赵佗“将楼船之士南攻百越”,秦军得到人力、物力的补充,很快击溃了西瓯越人的反抗,杀死其君长译吁宋,占领了西瓯地区。随后又挥军南下,占领了雒越居地。经过六年的艰苦作战,于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终于统一了岭南。

秦统一岭南后,在岭南地区也推行了郡县制,设置了桂林、象郡、南海三郡。桂林郡的辖区在今广西,首府是布山(今广西贵县);南海郡所管辖地区,主要是今天的广东地区,首府设在番禺(今广州市);象郡的辖区,一般认为在今天的越南境内。南海郡的郡尉是原秦军将领任嚣,赵佗则任龙川县(治所在今广东龙川县西南佗城)的县令。

为了加强对南越的军事控制,秦始皇在统一岭南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前213年,开始修筑“秦所通越道”,这些道路被称为“新道”,并在新道所经岭口要隘和一些战略要地修筑了秦关。在广西的灵渠沿岸有秦城、严关,在广东则建有“横浦关”、“沤浦关”、“阳山关”和“湟溪关”等秦关。

秦二世二年(前208),天下大乱,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各地豪杰纷纷响应,六国贵族也趁势而起。在这种局势下,南海郡尉任嚣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分地为王、称霸一方的机会到了。但当时他已重病在身,便召来了任龙川县令的赵佗,对他谈了自己的打算。任嚣说:听说陈胜等人正发动起义,秦朝的统治暴虐无道,天下人都十分不满。项羽、刘邦、陈胜、吴广等人在他们所属的州郡都组织军队,集合民众,像龙争虎斗一般地争取天下,中国动乱,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安定,豪杰之士都背叛秦朝而自立,我们南海郡虽地处偏远,但我也怕作乱的军队打到我们这里来。我想发动军队断绝和秦朝的通道,自我防备,以静待诸侯的变乱,不幸我重病在身,不能随愿。番禺这个地方,后有险固的山塞可以依靠,前有南海阻挡着,可以作为屏障,从东到西,有数千里之大,也有不少中国人在辅助,能掌握这些条件,也可以成为一州的主人,而且可以建立成为一个国家。因为郡中的官吏没有什么杰出的人才值得我和他商量,所以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你……

随后,任嚣谎称接到皇帝的诏书,任命赵佗为南海尉,将权力移交给了赵佗。

赵佗确实是一位有能力的人。在他任龙川县令期间,就极力发展自己的势力,他大量从内地移民与百越杂处。他曾上书“求女无夫嫁者三万人,以为士卒衣补。秦皇可其万五千人”。这一万五千人与戍守南越的秦卒相比,虽只是杯水车薪,但却有益于士卒的人心稳定和扎根边疆。据唐代韦昌明《越井记》载龙川移民时指出:“秦徙中县之民于南方三郡,使与百越杂处,而龙川有中县之民四家,昌明祖以陕中人来此,已几三十五代矣。”

不久,任嚣病死,赵佗按照任嚣的构想开始行动。他发布文书,通告横浦、阳山、湟溪三关的驻军,说中原的乱军快要来了,令驻军切断新道,严守各个关口。为了巩固北边防御,在乐昌筑赵佗城,在仁化北筑秦城,在英德、清远之间筑起万人城,又在番禺西后门天险处设重兵驻防,从而构成了北江流域三道防线,以防中原兵马南下。同时,找借口杀掉了一批秦王朝任命的官吏,换上了自己的心腹,这样就铲除了异己,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也控制了南海的军事力量,在岭南实行军事割据。这时,中原地区仍处在各割据势力的混乱之中。赵佗控制南海郡,据岭自守,静观其变,使当时的岭南地区免受战争之灾。

公元前206年,秦王朝灭亡。同年正月,项羽分封诸王,自封为西楚霸王,都彭城。项羽想用分地为王的封建割据来稳定自己的霸业,但实际上适得其反。同年八月,汉王刘邦暗渡陈仓,还击“三秦”,楚汉战争爆发了,中原地区硝烟四起。这场楚汉战争,一直打了好几年,而赵佗趁.时机开始了立国的行动。公元前204年,赵佗发兵进攻相邻的桂林郡和象郡,兼并两地,建立了南越国,自称南越武王,将首府设在番禺。

为了进一步扩自己的势力范围,赵佗又设计灭了红河下游的安阳王国。

据《交少域记》载,赵佗军围攻安阳王首都螺城时,因安阳王有一神驽,架设在城墙上,一发即可杀伤三百多人,使赵佗军无法靠近城墙。于是,赵佗使出了美男计,让自己的长子赵始乔装打扮,混入城内,去勾引安阳王的妹妹媚珠。赵始生得十分英俊,一表人才,安阳公主媚珠不知是计,以为是上天送给她的一个白马王子,于是一见钟情,爱得死去活来,对赵始是百依百顷。赵始提出要看一看他们的国宝——神驽,媚珠自然应允。赵始趁机将神驽破坏,使其变成一堆废物,便逃回报告父王。赵佗于是下令攻城,安阳王失去神驽,城被攻下,国亡。

赵佗灭安阳国后,为了便于统治,除划分为交趾、九真两还保留了一些地区的雒将制度(即原土居族首领的世袭制度)。与此同时,他又将桂林郡南部苍梧(今广西梧州市)封给赵光,封他为苍梧王,以控制西江中游和北江水道。这样,南越国的国防日渐巩固,其疆域最盛时,东至汀江以东的福建永定、平和、漳浦,与闽越相接;北以五岭山脉与长沙王吴芮相连;西至广西环江、河池、东兰、巴马、德保、百色一带,与句町国、夜郎国为界;南达今越南北部、中部的大岭,与马来人原始部落相邻。几乎奠定了汉代中国的南疆规模。

赵佗家族亦成为当地的望族。

二、外称臣,内称帝

赵佗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在西汉建立后,他巧妙地与汉朝皇帝周旋,以保持赵氏家族在南越的统治。

西汉之初,汉王朝一是因诸事纷繁,二是国力不继,关山阻隔,鞭长莫及,无力举兵南下剪除赵佗,于是便采取了怀柔政策。汉高祖十一年(前196)派陆贾为使,封赵佗为南越王,和他剖符定约,互通使节,要他集中百越民心,和睦相处,不要成为中国周边的祸害。从赵佗来讲,岭南地区经济落后,必须依靠中原输入先进的技术和工具,因此他欣然接受了汉高祖赐与的印绶,向汉称臣,贸易往来,各安其分。

但实际上,汉高祖对赵佗并不放心,在当时与南越国的边境上修建了两座城堡--赣县古城和雩都古城,以此来防御赵佗的军队;还派遣了两个将军驻长沙国监视南越的动向。可见汉高祖对赵佗实行的是表面怀柔,实际防范的策略。赵佗对此当然是一清二楚,他一方面与汉王朝搞好关系,互通有无;另一方面,则努力发展和壮大赵氏家族的势力。

汉高祖在位七年(前195)卒,其子惠帝继位。惠帝体弱多病,朝廷的军政大权实际上落人吕后之手。

吕后把持西汉政权时,一改高祖的政策,将南越视为蛮夷,认为与其互通贸易,将不利于汉。于是下令停止与南越的贸易往来,“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马牛羊,即予,予牡,毋予牝。”意思是不要向南越输送铜铁工具和马牛羊等牲畜,即便给也只给雄的,不给雌的。当时南越国的铜铁工具大多依靠中原进口,而且牲畜看来也是从中原输入的,断绝了贸易往来,就断绝了先进生产工具的来源,对南越国的生产、生活影响非常大。这样一来,西汉王朝与南越国的关系迅速恶化。赵佗先后三次派内史藩、中尉高、御史平等到长安上书,劝吕后不要将南越按蛮夷对待,恢复边关贸易。但吕后不予理睬,还扣押了南越国的三位使者。不仅如此,吕后还派人到赵佗的老家河北真定,掘毁了其父母的冢墓,削诛了他的兄弟宗族。

吕后的这些行为,激起了赵佗的反汉情绪,决心背汉自立,他对部下说:“汉高祖立我为南越王,互通使节信物;现在吕后听了臣子的谗言,故意要分别汉朝与蛮夷的不同,拒绝把重要的器物给南越,这一定是长沙王的计谋,想要依赖中国,消灭南越,兼做南越的君王。”于是出兵进攻与其接壤的长沙国,很快攻下好几个县。与此同时,赵佗自封为南越武王,乘黄屋左纛,与西汉政权平起平坐。

吕后听说赵佗攻打长沙国并称帝的消息后,非常生气,便派兵南下攻打南越国。当时正值南方炎热多雨的季节,北方士兵难以适应南方的水土气候,许多士兵都生了重病,死亡的人很多。赵佗也派重兵把守设在越城岭的关口,与汉军对抗。双方相持了一年多,汉军始终也未能逾岭进入南越国境内。公元前179年,吕后病逝,汉军只好罢兵回朝。从此南越的势力日益强大,赵佗因此便以他的兵力威服边界各小国,并用财物讨好闽越、西瓯、骆王国的侯王,使他们归属南越,领土一天天扩大。

吕后死后,诸吕叛乱,但很快就被丞相陈平、太尉周勃等平定。同年九月,陈平、周勃等迎立代王刘恒为帝,这就是汉文帝。

文帝即位后,为了安抚天下民心,便派使者四出告谕各诸侯国和四方各少数民族,说吕后有病,头脑不清醒,做了一些错事,等等。这时赵佗主动向西汉王朝表示和解。他上书汉文帝,要求汉文帝帮他寻求服内兄弟,还请求罢免汉朝派驻在长沙国监视南越国的两位将军。汉文帝接到上书后,派人修治了赵佗在真定老家的祖先冢墓,并派人看守,定时祭祀;又派人寻访赵佗的亲属,封他的兄弟为官,并赐予财物,罢免了汉朝派驻在长沙国的将军博阳侯陈濞。接着汉文帝又召见了已经告老还乡的陆贾,任命他为太中大夫,再次派他出使南越,并给赵佗写了一封措辞恳切的信,对赵佗的上书予以答复,请陆贾带上亲自交给赵佗。在信的最后劝赵佗去帝号,表示"愿与王分弃前患,终今以来,通使如故"。还给赵佗送了一百件厚薄不等的丝绵袍作为礼物。

汉文帝的诚恳态度感动了赵佗,他看完汉文帝的信后,表示愿意臣服,长为藩臣。他在国中下令说:汉皇帝是贤明的君主,从今以后,去帝号、黄屋、左纛。同时又给汉文帝写了一封回信,说:“蛮夷大长老夫臣佗,昧死再拜上书皇帝陛下。老夫故越吏也,高皇帝幸赐臣佗玺,以为南越王。孝惠皇帝即位,义不忍绝,所以赐老夫者甚厚。高后自临用事,出令曰:‘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马牛羊,即予,予牡,毋予牝。’臣派内使藩中、孽高、御史平三人先后上书谢过,皆不返。又听说高后杀尽了臣佗的宗族,挖掘和烧毁了臣之祖先的坟墓,因此才背离中国,侵犯长沙王的边界。况且南方地势卑下,气候潮湿,在蛮夷之间,东边的闽越有上千的人众,他们的君长号称王;西边的瓯裸国也称王,老臣妄自窃称帝号,只是为了自我娱乐而已。老夫身定百邑之地,东西南北数千万里,带甲百万有余,然北面而臣事汉,何也?不敢背先人之故。老夫在越地已经49年了,现在都抱孙子了。但是每天睡觉不安,吃饭不香,漂亮的东西不想看,悦耳的音乐不想听,只是因为不能事奉汉朝。现在陛下又恢复了老夫南越王的称号,与南越通使,老夫死骨不腐,不敢再称帝矣!”并给汉文帝进贡了一批土特产,有“白璧一双,翠鸟千,犀角十,紫贝五百,桂蠢一器,生翠四十双,孔雀二双”,作为对汉文帝赠褚衣的回报。自此以后,赵佗与汉王朝的关系重新和好。到汉景帝时,赵佗仍然称臣,派人到长安向天子请安。

但是,赵佗臣服于汉王朝,也只是一种表面做法,实际上他对西汉王朝一直是存有戒心的。按当时的规定,诸侯王都定期到长安去朝见天子,但赵佗总是称病不能人朝。他曾对子孙们说:“事汉只期无失臣礼,他日勿因汉有温诏,遽自入朝,将不得返。”而且表面对西汉王朝称臣,但在其国内,仍然称帝号。《史记·南越列传》称“其居国,窃如故号名”;《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也称:“然其居国,窃如故号。”他之所以这样做,恐怕并非像他自己所说的仅仅是“自我娱乐”。

相传汉高祖刘邦杀淮阴侯韩信,韩信门客将其孤儿藏匿起来,后交给国相萧何。萧何写信给赵佗,赵佗素重信义,又怜其冤,慨然受托,抚之及长,并改其姓,取“韩”字的一半“韦”为姓,其后代便称起韦氏来。

汉武帝建元四年(前137),赵佗在位六十七年,病逝。

为了防止后人盗掘,他的丧事是在十分神秘的气氛中进行的。出殡时,四辆灵车分别从四城门运出,且设多个疑冢,遮人耳目。赵佗在位时间长,其随葬品有许多珍宝。三国时,孙权曾派几千兵卒南下广州,在今越秀山一带寻掘其墓,结果凿山破石,费日损力,一无所获。本世纪五十年代起,广州考古队就开始多方寻找赵佗墓,但也都无功而返。赵佗究竟长眠何处,至今还是一个谜。

三、赵胡之墓揭秘

据文献记载,赵佗“寿逾百岁”,逝世时,太子赵始已故,乃传位给孙子赵胡。

建元六年(前135),闽越王郢派兵攻打南越边邑,赵胡并没有马上派兵反击,而是利用外交手段,请汉朝出兵。他在奏书上说:“南越和闽越都是中国的藩臣,不应该自派军队攻击。现在闽越派军队侵略臣,臣却不敢派军队去攻打他们,祈求天子下诏处理。”汉武帝很赞赏赵胡的忠义,能够恪守职责和遵守盟约,就派遣大军南下前往讨伐闽越。汉军还没有越过阳山岭,闽越王的弟弟馀善就杀了郢来投降。于是汉军就停止讨伐的行动。

汉武帝派庄助把汉军讨伐闽越的经过告诉赵胡。赵胡感动地说:“天子竟然为臣遣军队去讨伐闽越,臣就是死了也没有办法报答这一大恩德。”并决定派遣他的儿子赵婴齐到长安去当宿卫。又对庄助说:“敝国刚被外敌侵略,请您先回去,我随后就去晋谒天子。”庄助离开以后,赵胡的大臣们劝谏说:“汉朝派军队去讨伐闽越王郢,也是以行动对我们的警告。况且先王从前说过,侍奉汉天子,希望不失礼就可以,最重要是不可以听了天子的好话就去晋谒,一旦去晋谒回不来,那可就糟了。”赵胡认为有道理,就借口生病,终于没有去晋见。十几年后,赵胡真的因患重病而死,谥号为“文王”。

文献有关赵胡的记载并不多,但后来发现的赵胡陵墓,却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实物资料。

前文说到,人们对赵佗的陵墓,找寻了一千多年,至今仍没有找到。而赵胡的王陵却在无意中被世人发现,从而使这个赵氏家族向人们揭并了神秘的面纱。

在今广州市区北部,有一座海拔四十九点七米的小山,山势南北长东西窄,形如卧象,故得名象岗。象岗原与越秀山相连,是越秀山最西边的一个小山岗。这座其貌不扬,土里土气的小山岗也曾有过辉煌的过去。元明时,这一带古树参天,野花遍地,牧笛嘹亮,樵歌悠扬,是一处野味十足的名胜,曾招来不少厌烦都市生活的观光客。“象岭樵歌”还有幸成为明代羊城八景之一。也就是在明代,由于扩展广州城、大开北门的缘故,象岗与越秀山被拦腰切断,成为一座孤零零的小山。清代在象岗山顶建有城防炮台——巩极炮台,与其北面和东北面的保极、永宁、耆定三炮台共同构成广州城北的坚强防线。本世纪五六十年代,象岗被划为军事禁区。真是此一时,彼一时,过去的荣耀并不能长久地留在现代人的记忆里。随着岁月的流逝,象岗的名字失去了往昔的魅力,几乎被人们忘掉了。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广州这个位于珠江三角洲的繁华都市,地皮紧张、价位暴涨。象岗山一带正是广州最繁闹的地区之一,它的北面是大宾馆、大酒店、民航和车站(火车站和汽车总站)集中分布的地区,东西两面是游人如织的越秀山公园和流花公园,车水马龙的解放北路和东风路繁华无比,沿路商肆鳞次栉比,几无方寸空闲之地,1980年底,广东省基建处不惜巨资,在象岗顶挖山平土,历时三年,把山冈削低了十七米,平整出一块约五千平方米的地皮,计划在此建造四幢高层公寓楼。1983年6月9日,当北面的第一幢楼动工开挖地基时,揭露出了一些大石板(即墓的顶盖板),石板与石板之间裂缝下面,空洞洞的,一片漆黑。一座沉睡千年的古墓终于醒来了,它睁开了眼,疑惑地注视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人世间的巨变。

赵胡陵墓的发现,不仅出土了大批精美的金器、银器、铜器、玉器、丝绢、玻璃、象牙等奇珍异宝,令人叹为观止,而且还使我们看到了赵胡生前的生活情况。因为古人迷信,认为人死后在冥冥世界中仍能像活人一样生活,因此,把生前的一切统统搬人地下……

赵胡身穿丝缕玉衣躺在主棺室的正中部,四周放满了大量随藏物品。

其东侧室则躺着四位夫人,从随藏的印章和许多精美的随藏品可以断定,她们是南越王宫的嫔妃。

其西侧室则有七位女性,被直接放置在铺地木板上。经鉴定,其中六名为青、壮年女性,其生前身份可能是赵胡的奴仆或贴身内侍,另一名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性,从其随带着一颗无字小玉印来看,她的身份应为奴仆之首。其后藏室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器物,主要以炊器、储盛器和盥洗器为主,一百三十余件器物中约有三十多件内装家禽、家畜和海产品。此外,室内还出土有烧煮食物用的燃料——木炭。以上情况表明,后藏室是储藏食物、放置炊器与储容器的库房。

其前室则有马车一辆,男性一人,身带钢印一枚,印文为“景巷令印”,说明此人生前曾任南越国的“景巷令”(詹事的属官,职掌王室家事)。

墓内东耳室随藏品非常丰富。室内整齐地陈放有多套铜、石、漆木质乐器和多种青铜器,其中酒器甚多。室内近门道处放置一具殉人。从出土物品多为宴乐用具来看,东耳室就是赵胡的宴乐之所,室内的殉人似为敲击钟磬的乐伎(殉人北边分布有铜编钟、石编磬)。不难想象这样的宴乐场面:赵胡生前在大臣的陪伴、美姬的簇拥下,一边饮酒,一边观看美女在音乐的伴奏声中翩翩起舞。

墓内西耳室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日用品,其中有铜器、铁器、玉石器、陶器、漆器、丝织品以及金银器、玻璃器、象牙器、皮甲、药材、五色药石等等,应是专门存放各种物品的库房。

另外,墓道中也埋有殉人,还有漆木车模型、大陶瓮、车饰和仪仗饰等随藏品。

从以上的介绍,不难看出各个墓室的不同功用及其相互关系。主棺室是墓葬的中心,用来安放墓主的棺椁;东侧室是墓主嫔妃的葬所;西侧室是墓主贴身侍女的“居室”;后藏室是象征烹制食品的厨房和放置器具的储藏室。东、西侧室和后藏室与主棺室之间均设有木门,可以自由进出。这一结构,实际上是对南越王宫寝殿的模拟。其中主棺室象征着南越王居住的寝殿,东侧室象征着后宫嫔妃的居室;西侧室象征着南越王的贴身女侍或奴,的聚居之所;后藏室是南越王宫内直接为南越王服务的厨房和储房的模拟。

前室与主棺室之间有一石门,与各室之间设置的木门含义不同。木门可以开启,以木门相隔的各墓室实际上是相通的;而石门的后边安装有自动顶门器,不能够开启。所以,石门的内外分属两个天地。如果说石门内象征着王宫的生活区,那么,石门外象征的则是王宫生活区的附属建筑。

前室与东、西耳室以木门相隔相通。前室内置一辆漆木车模型,并殉葬了一名“景巷令”,象征为南越王备车马,供墓主的灵魂出游之用;东耳室是供墓主灵魂宴饮娱乐的场所;西耳室是专门存放各种日常生活用品的库房。这三室,简单地说,前室象征供南越王专用的车库,东耳室象征歌舞宴乐厅,西耳室象征仓库。

前室与墓道之间也设置了一道石门,此门是整座墓的总人口,既象征南越王宫的大门,又担负着防盗的重任,所以门后也安装有自动顶门器。墓门外放有一辆漆木车模型,殉人可能就是车夫,另外还有一些仪仗饰,说明此车是供墓主出行用的。石门口的殉人,可能象征王宫门前的守卫。从上述的墓葬情况,可以想见赵胡生前的生活是多么奢侈浮华,赵氏家族在南越的权势和威望是多么强大。

四、南越国的衰亡

赵胡病死,其长子赵婴齐从长安返回继位。赵婴齐在南越时,就曾娶越女为妻,并生子赵建德。到长安当宿卫后,又娶了邯郸榜氏为妻,生子赵兴。文王去世,他带着妻儿回到岭南继承了王位,并上书给汉武帝,请求立榜氏为王后,儿子赵兴为太子。

赵婴齐久居长安,对汉朝十分恐惧,即位后,“即藏其先武帝、文帝玺”,不敢在国内称帝。汉朝知婴齐胆小软弱,曾多次派使者来南越国,召他人朝晋见汉天子。婴齐因为喜欢乱杀无辜,胡作非为,怕入朝后受朝廷法律约束,像各诸侯王一样不能为所欲为,因此就屡称病不肯前往,只是派自己的儿子赵次公到汉朝当宿卫。数年之后,婴齐死,谥号“明王”。太子赵兴即位,成为第四代南越王,其母榜氏为王太后。榜太后未嫁婴齐以前,曾与长安近郊的一个叫安国少季的人私通。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3),派安国少季做使者,带了能言善辩的谏大夫终军、勇士魏臣,到岭南来宣谕太后和南越王"比内诸侯",入朝晋见天子。

樱太后与安国少季的关系,国人都知道,故而对楞太后很反感。榜太后也自知不得民心,生怕自己的地位不稳,想借助汉王朝的势力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此时赵兴尚年幼,没有主见,榜太后说服了赵兴,通过汉使者上书汉武帝,请求内属按“内诸侯”的待遇,三年朝见天子一次,撤除边境上的关卡。汉武帝当然同意这样的要求,封南越王兄赵建德为术阳侯,赐给丞相吕嘉银印和内史、中尉、太傅等高级官吏的印章,准许南越国其它官吏自行设置,同时诏令废除黥、劓等酷刑,奉行汉朝法律。并令使者留驻南越国,帮助赵兴及樱太后镇抚岭南。南越王赵兴和王太后则日夜整治行装,准备入朝晋见汉天子。

然而,南越国的丞相吕嘉,对王太后的做法却十分不满。吕嘉在南越国可谓是德高望重,他曾任三朝丞相,即从赵胡、赵婴齐到赵兴,他都担任丞相之职,他的宗族中任重要官职的多达七十余人,其子都娶赵王女为妻,其女又皆嫁与赵家宗室子弟,并与苍梧王赵光有婚姻关系。因此,吕嘉在国内威望极高,甚至超过赵王。他极力反对南越国内属,并多次劝谏赵兴,但不奏效。所以他便借口有病,不见汉朝的使者。使者怕其发动兵变,想除掉他,但碍于他在国内的威望,又不敢轻举妄动。王太后和赵兴整治行装准备入汉朝归附,也怕吕嘉等人发动事变,不能成行,便与使者们密谋,摆下一桌"鸿门宴",准备诛杀吕嘉等人,以除掉心腹之患。

这一天,他们在宫中摆好宴席,请吕嘉前来赴宴。王太后面南而坐,赵王兴面北而坐,使者们面向东边,吕嘉和大臣们都面向西边侍候饮酒。酒席过半,王太后突然诘问吕嘉:“南越归附中国,这是我们国家的利益,但宰相屡言不便,多次反对,用意何在?”榜氏想用这些话激怒使者,但使者们鉴于吕嘉的威信,各狐疑相向,不敢发问。吕嘉看一下左右都不是自己亲信之人,感到情况不妙,心想还是走为上策,因此,他没有答话就离席而去。太后很生气,令卫兵持矛追杀吕嘉,但被赵王兴阻止。

吕嘉走出宫来,让其负责统兵的弟弟派出一部分兵布置在他的相府周围,以防不测。吕嘉在府中称病不出,既不见南越王,也不见汉使。赵王兴因吕嘉多年辅佐先王,劳苦功高,并无意诛杀他。王太后虽对吕嘉恨之入骨,但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除掉他,一时又难以办到。因此,僵持数月,均无动静。

汉武帝得知赵兴和榜氏势弱不能控制吕嘉,使者们又怯懦不果断,而赵兴和楞氏等人又都愿意归附,只是吕嘉一人反对,不必兴师动众。因此,决定派庄参率领两千人马去南越国,协助榜太后镇抚国内。但庄参却认为,如果是友好往来的话,带几个人就够了,如果是刀兵相见的话,两千人就太少了,起不到什么作用,推辞不愿去。汉武帝一气之下,免了庄参的官职。这时郏县人济北王韩千秋却自告奋勇地说:“一个小小的南越,又有王和太后内应,吕嘉一人从中捣乱,没什么可怕,我只需勇士三百人,就能斩吕嘉之首,来报答陛下。”武帝对韩千秋的勇气予以赞赏,但还是派了两千人,让他和榜氏的弟弟榜乐统率,直奔南越。

吕嘉闻报汉军入南越境,便决定起兵造反。他和其弟率兵攻入王宫,杀死了南越王赵兴、榜太后以及安国少季等汉朝使者。并通告国人,说:“南越王年幼无知,榜太后是中原人,又和汉朝使者淫乱,一心一意想要内属。并把先王的宝器都拿去献给汉天子,以表其谄媚。还要带很多人到长安,卖给中原人做奴吖。他们这是为个人一时之利,而出卖赵氏之社稷。我为赵氏江山社稷的永存,起兵杀死王与王太后、汉使者。立明王赵妻所生子术阳侯赵建德为王。”赵建德,即为南越国第五代国王。

此时,韩千秋的军队已人南越境,并攻下几座小城邑。吕嘉等密谋诱敌深入,撤回沿路守兵,预设埋伏以待,并让老百姓给汉军引路并供给粮食。韩千秋不知是计,顺利前进,当行到离番禺不到四十里的地方,伏兵四起,汉军一败涂地,全军覆没,韩千秋和榜乐也被杀死。随后,吕嘉派人函封汉朝使者的符节,连同为自己开脱罪名的谢罪信,放在汉越两国的边关上。同时派兵严守诸路要害。

元鼎五年(前112)秋,汉武帝调遣粤人以及江淮以南楼船将士十万人,兵分五路,合击南越。伏波将军路博德从长沙国桂阳出发,沿湟水南下。楼船将军杨朴,从豫章郡下横浦,从江西进入南雄。这两路均取北江而下,直捣番禺,是五军中的主力。原是粤人,后投降了汉朝的两名归义侯郑严、田甲分别为戈船将军和下濑将军,从零陵出发,一路沿漓水入今广西郁林,一路到苍梧。这两路军队利用灵渠与湘江水路,直逼番禺。驰义侯何遗带领巴蜀的罪犯及夜郎国的军队,沿群舸江,取道西江,会于番禺。元鼎六年(前111)春,楼船将军杨朴率精兵最先攻陷了番禺城西北的寻陕、石门两道水上要塞,并且缴获了越方的粮秣船只,使汉军的给养得到补充。杨朴派人扼守石门,等待伏波将军路博德的到来。

伏波将军与楼船将军两军会合后,又以楼船将军为先锋,直逼番禺城下。楼船和伏波两军,分别驻扎在城东南和城西北。

番禺城依山面水而建,经秦任嚣、南越王赵佗和吕嘉的多次扩建加固,池深城高。赵建德和吕嘉坚守城邑,汉军围城多日,却未能破城。后来楼船将军杨朴纵火烧城,伏波将军则在军中设下营帐,专以官印来赏赐投降者。南越人早就听说伏波将军的威名,又不知道汉军有多少人,纷纷出来投降汉军。伏波将军又让投降的人再人城去招降。楼船将军在东南面猛攻猛烧,把城里的人赶到西北面伏波将军处投降。不久,城中的人大都投降了伏波将军。

赵建德和吕嘉看到大势已去,便在半夜里和他们的部属几百人偷偷从围城里逃出,逃亡到海上。伏波将军派人追赶,很快就将赵德建和吕嘉等人擒获。

番禺城破,南越王被擒,南越王国的官吏纷纷投降。苍梧王赵光,听到汉军来了,无心抵抗,归附汉朝,并助汉军平南越,被封为随桃侯。桂林郡监居翁投降后,又下令瓯骆四十万余人投降,被汉王朝封为湘城侯。南海太守弃城投降,其儿子被封为涉都侯。揭阳县令史定,降汉后被封为安道侯。

赵建德和吕嘉被俘后不久即被斩首,南越国亡。

南越赵氏家族,从赵佗开始称王到赵建德被斩,前后共存九十三年。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