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源赵氏—大美金田原       

名将建奇功  庸才致国衰

发表时间:2020-06-22 23:06

——马服君赵奢家族

赵奢,战国时期东方六国的八大名将之一,赵国宗室大臣。曾于“阏与”大破秦军,功封马服君,马服在今河南邯郸市西北。因陕西扶风的马氏系承赵奢,故其被称为马姓的始祖。

赵奢生活在武灵王至孝成王时期,享年六十余岁。据《战国策·赵策》载,赵奢曾对赵胜说:“奢尝抵罪据燕,燕以奢为上谷守,燕之通谷要塞,奢习知之”。据此推测,赵奢可能参与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改革,而在惠文王四年“沙丘之乱”后,赵成、李兑专权,迫害武灵王近臣,赵奢在赵国无法容身。恰值燕国的燕昭王招贤,赵奢亡命入燕,得燕昭王信任,被用为郡守。惠文王十二年(前287年)李兑失势,受其迫害者陆续回国,赵奢可能此时才回到赵国。

赵奢回国后先是担任田部吏,并在此任上留下了奉公守法的美谈。其子赵括却无真本事,只会纸上谈兵。他在指挥长平之战时,中秦军计,四十余万赵军被活埋。自此,赵国由盛向衰,最终走向灭亡。

一、奉公守法

“奉公守法”由“奉公如法”演变而来,最早见于《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奢对平原君说的一段话中。原文是:“以君之贵,奉公如法则上下平,下平则国强,国强则赵固,而君为贵戚,岂轻于天下邪!”

作为田部吏,赵奢专门负责征收田赋。可当时,征收田赋特别难,尤其是征收官家的。征收小官的,小难;征收大官的,大难;征收王亲国戚的,更难。有一天,赵奢带人来征收平原君的田赋,赵奢向平原君的一位家臣说明来意。这位家臣瞥了一眼赵奢,傲慢地说:“你知道你站在谁家府门外吗?”赵奢耐着性子点了点头。这位家臣更傲慢了:“既然你知道,为何又来征收田赋?”“难道平原君就不该上交田赋?”“废话!平原君与惠文王是兄弟。还交什么田赋?还不快快与我滚开!”赵奢怒了:“岂有此理!大王有令,违抗君命不交赋者,斩,来人将他绑了,就地斩首!”

赵奢斩了这位家臣之后,转眼问又有平原君八名家臣先后出府来与赵奢交手。因赵奢武艺高强,八名家臣先后人头落地。

杀了家臣,岂不是虎口拔牙。平原君怒不可遏,命令士兵把赵奢擒进府内,二话不说,就要问斩,赵奢毫无惧色,挺着胸膛问平原君:“因何斩我?”平原君说:“你先回答我,为何一连斩杀我九名家臣?”赵奢说:“拒交田赋,王法不容。”平原君又问:“我是何人你可知道?”赵奢说:“你是赵国相国,名扬天下的贤公子,可你却纵容家臣拒交田赋,不奉公不守法。不奉公,王法则削弱。如果都像你这样,有法不行,那谁还交田赋?赋税难征,那国家还能维持下去吗?法弱而国贫,内必生混乱,外必遭强夷来侵。到那时候,国家保不住,你的地位,你的财富,你的名誉,又怎能保得住?反过来说,如果你能够奉公守法,带头交纳田赋,那举国上下也会跟着奉公守法,那样国家必定富强,社会必定安定,你必定更有地位、财富与名誉,天下人也必定会更加尊敬你。”

赵奢的一番话,使平原君心悦诚服,他不但没杀赵奢,而且还向惠文王荐举了赵奢。令治国赋(主管全国赋税),成绩卓著。后任将军。公元前280年,赵奢带兵攻取了齐国的麦丘(今山东商河西北)。惠文王大喜,为之嘉奖。在这以后,赵奢便开始了长期的军事生涯。

最能体现赵奢军事才能的是秦赵阏与(今山西和顺)之战。周赧王四十四年(即赵惠文王二十九年,前270),秦伐韩,驻军阏与,他率兵往救,大破秦军。

二、阏与之战

赵惠文王二十九年,赵派公子部入秦为质,提出用焦、黎(今河南浚县)、牛狐交换被秦攻占的蔺、离石、祁。秦如约交还蔺、离石、祁等地,而赵国食言,拒绝将焦、黎、牛狐交给秦国。秦王大怒,派中更胡阳(或作胡易)越过韩国的上党,进攻赵国的险要之地阏与(今山西和顺)。在是否救援阏与的问题上,赵国内部意见不一,廉颇、乐乘等人认为阏与道远险狭,难以相救;赵奢则认为,阏与道远险狭,好比两鼠在穴中相斗,勇猛者将获胜。赵惠文王采纳了赵奢的主张,命其率军迎敌。

赵奢率领赵军西援阏与,赵军刚离开邯郸三十里,赵奢就下令坚壁留守,前后达二十八天,造成了赵军不敢前往阏与和秦军交战的假象。秦派间谍侦察,赵奢佯装不知。秦将非常高兴,认为阏与唾手可得,放松了对赵奢的注意。赵奢见目的已经达到,突然命令赵军以急行军的速度开进,仅用两天一夜的时间就赶到了阏与前线。赵奢随后让弓箭手在离阏与五十里处扎营,构筑防御工事。这时,秦将才得到消息,急忙率军赶来。赵奢采纳许历建议,一边严阵以待,避开敌人锐气,一边派一万军队占领了秦军为了争夺制高点,向北山接连发动攻势,但都被赵军一一击退。接着,赵奢趁势转入进攻,大破秦军于山下,阏与之围随之解除。战后。为了表彰赵奢的战功,赵惠文王赐予他封号马服君,并升任许历为国尉。

阏与之战后,秦军又发兵进攻几(今河北大名东南),廉颇率领赵军再次大败秦军。秦军进攻东方六国的锋芒又一次受挫。秦在东下进攻六国的战争中,受到强赵的有力抵抗。

赵惠文王时期,赵国依靠其强大的国力与廉颇、马服君等著名战将,两次大败秦军,削弱了秦国进攻东方的锐气。“赵有廉颇、马服,强秦不敢窥兵井陉”。《战国策·赵策三》说赵国强大,“四十余年秦不能得其所欲”。

也是对自赵武灵王改革到赵惠文王末年间,秦想和削弱其它诸国一样削弱赵国,而未能得其所欲这一段历史史实的描述。

三、纸上谈兵

赵括(前260年),赵奢的儿子。因父封马服君,遂取号马服、马服子。善纸上谈兵,无真实指挥才能。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赵孝成王中秦反问计,将大将廉颇撤职,命他代之。他率大军在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冒险出击,被秦将白起击杀,赵军四十万余人被俘坑死。这次战役不但使赵国百姓失去了很多亲人,也使赵国的有生力量损失殆尽,为以后亡国埋下了伏笔。赵括的后代深以为耻,后来便以赵奢的封爵“马服”为姓氏,形成马服氏,进而演为马姓。

公元前262年,秦国派兵攻下韩国的野王(今河南沁阳县),把韩国拦腰斩成两段,使韩国的上党郡(今山西长治市一带)完全和本土隔绝,韩国大为恐慌,打算把上党郡献给秦国,向秦国求和。可是上党郡的郡守冯亭不愿降秦,主张把上党郡献给赵国,这样既可以借此结好赵国,又可以把秦国的兵锋引向赵国,以减轻秦国对韩国的军事压力。于是,上党郡守冯亭派人到了赵国。此时,赵惠文王已死,其子赵丹继位,是为孝成王。赵孝成王认为如此轻易得到一个郡,如同天上掉馅饼,捡了个大便宜,便高兴地派人去接收。秦王眼见已到手的城邑被人抢走,当然不会善罢罢休,就派大将王龅领兵攻取上党郡。赵军驻在上党的兵力很少,顶不住秦军的进攻,被迫撤退到长平(今山西高平县西北)防守。

秦军东进,赵王派大将廉颇率领大军到长平,抵御秦军的进攻。秦强赵弱,廉颇便采取以逸待劳的战术,坚守长平,以消耗秦军的力量。秦王看到战争旷日持久,攻不下长平,就采取离间计,派间谍携带千金,贿赂赵王左右的人,并散布流言说:“秦军最害怕赵括为将领兵,廉颇倒是容易对付。廉颇躲在长平内不敢出来作战,正好让秦军休整,养精蓄锐。一旦秦军大举进攻,廉颇就会必败无疑。”赵孝成王对廉颇的坚守政策早已不满,又听到流言,于是马上召回廉颇,派赵括代替廉颇作统帅。

赵括从小跟父亲读了不少兵书,学了整套兵法,理论上能说一套,有时连他父亲也辩不过他。因此,他常常自以为了不起。其实,赵括是一个空谈家,他的父亲他最了解。赵奢曾对妻子说:“赵括对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战争夸夸其谈,说得很容易,但他并没有什么真实的本领,今后如果赵国用他做大将,叫他带兵打仗,必定断送赵军。”这次赵王真的要起用赵括做大将了,丞相蔺相如极力反对。他对赵王说:“赵括只会纸上谈兵,不会在实际中灵活运用,不能做大将。”赵王不听。赵括的母亲也连忙去见赵王,对他说:“赵括与他父亲不同,赵奢做大将和部下很融洽,得到赏赐都分给军吏,与部下共同享用,并且一旦接受命令,就一心一意为公,再不过问家事。而赵括做了将军,就盛气凌人,自以为了不起,对部下毫不关心,大王赏赐的金帛,他都拿回家,打算置田买房。他父亲一片忠心为国,而他是完全为其私利打算。请大王不要派他去领兵,免得危害国家。”赵王回答说:“我主意已定,不再改变了。”于是赵母只好请求说:“如果出了差错,请不要连累我们全家。”赵王答应了。事态的发展证明赵括之母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赵孝成王因赵括之母的先见之明,遂免除了对她的连坐处罚。这是后话。

秦王得知赵国中计,换了赵括为主将,暗自高兴,立即任命秦国名将白起为上将军,主持长平战事,并在军中宣令,有敢泄漏此事者斩。并改任王虼为偏将,增派了大批援军。

赵括上任后,改变以往的策略,“悉更约束,易置军吏”,下令大举进攻秦军。白起设下妙计,令秦军假装失败逃走,引诱赵军追击。赵括不知是计,直迫至秦军阵地前。王虼又装出害怕与赵括交战的样子,在阵营中坚守不出,把赵军牵留在秦军阵前。这时,白起派了两支奇兵包抄赵军的后路,当赵括退兵时,发现退路已断。与此同时,秦国又在河南把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全部编入军队,调到长平战场东北面的高地,切断赵国的援兵和粮道。赵军被围困,断粮四十六天,饥饿的士兵互相杀食,情况极为严重。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此时已无计可施,只得亲率精兵,强行突围。不料赵括刚出现在阵前,就被秦军射死。赵军失去了主将,无人指挥,军心大乱.秦军趁机发动猛烈进攻,赵军大败,四十余万人投降。白起恐怕赵军作乱,仅把年幼的二百四十人放回赵国,其余全部活埋。

长平之战是赵国由盛向衰的转折点。虽说这场失利有赵国经济的落后、综合实力远远弱于秦国等客观原因,但赵括指挥的无能和战略的失误无疑应是导致此大败的直接原因。它不仅使赵国从此走向急速下滑的快车道,并最终导致灭国的结局,也使赵括本人得了个身败名裂的可悲下场。

赵括的子孙后人对这位“纸上谈兵”的祖先深以为耻,甚至不愿再姓赵,遂以赵奢的封号马服君为姓,改姓马。所以史书上有“赵马一脉”之说,而赵奢也便成了马姓的始祖。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